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7

失控 的 宮廟文化

“宮廟文化” 是台灣原生民俗,原本沒有高尚、低俗的問題,卻是在政治擺盪之間被凸顯了出來。做為一個現代人是相當支持改革的。幼時一般有 “迎鬧熱” 的時期,家中長輩往往稱呼這些參與陣頭的人們為 “友A”。這裡很難對這個名詞做適當的解釋,似乎是一種非職業,因時參與的性質居多,從語意上看則顯得負面。不近於日本人說的 “遊び人”,應該台語中的 “七逃人” 就援引自此。現代的台灣 “宮廟文化”是否有問題?對如此黑道、白道夾雜的 “台灣文化”,的確應該有所作為,只是阻力一定不容忽視。因為這的確是在台灣相當廣泛,未經優化的民間內容。不但西裝革履的商家大老闆工廠開工必須祭拜,信之不疑,即便政治大人物也因此必須從眾追隨。這是古老 “巫文化”,在經濟發達之後,仍舊保持農村社會的必然現象,是台灣難以迴避的內容。 台灣的宮廟尤其在戰後,由於其擁有眾多信眾,結合了 “民主無膽 獨裁無量” 的選舉政治,很早就為政治綁架,直到今日甚至政治為宮廟綁架 - 台灣的 宮廟 夾持了 台灣的 政治與宗教。這次 減香 與 滅香 的對峙,正是如此政府與宮廟矛盾的表面化、台灣 本土民眾 與台灣 本土政治 的錯位交纏。民眾的 “信仰” 其實已經被顛覆,無論其為 正信,或者 迷信。各大山門教派,由於貪婪的原因,早已為 “金錢” 擺佈,也從而回過頭來擺佈民眾,並企圖擺佈政治。全稱褻用 “宗教” 的聖名。這就是戰後幾十年來台灣民俗信仰與政治敗壞的現象。 政權來自外地,對台灣佛道不分的民俗信仰,國民黨的確在早年就在政策上做過努力,儘管有著政治意涵。這樣的方向,也由本土政黨、民進黨接續執行。如此長期的努力,與二十多年來宮廟數的成長比例依舊懸殊拉開。台灣在戰後的教育,如果去除政治層面不談,純就學術學習來說,應該是成功的。尤其顯現在戰後的第三代,也就是以太陽花運動所呈現的現代精神。特別是大量學子的海外留學,進步的思潮,可以說相當廣泛的散布在台灣各個角落。然而呈現於社會四處的,卻有著更多沉迷於抽籤、卜卦、風水、相命 的次文化,這讓人很難理解台灣在歷史進階的意義上,到底處於何種階段。這與得以發展出眾多高科技產業的 “經世致用”,其實是背道而馳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寧 靜 時 光 流

   

Posted in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陪 審

前不久,台灣民間掀起了司法改革有關採用 “陪審制” 的制度,而司法院則推 “參選制” 做消極抵制。相關之議題參考如下: http://www.peoplenews.tw/news/3bbe823b-b816-4a63-b0a2-9bce81630f87 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70325inv002/ -- 收到法院(刑事法庭)傳票(Summons)做陪審員。審判定於九月某日舉行,算是約一個半月之前寄出通知。可惜冇咖、冇郎載,無法參加。英文儘管不好,不過被允許 have a family member/friend assist on your behalf -這句就搞不來了;是說協助呢,還是代理?可以指派代表參加?很好的見習機會,只好忍痛放棄。回函屬於法定義務,也就是說未回函將被通輯。收齊後,將再做挑選。 記得在通校受訓時,由於數理太差,完全聽不懂(中心結訓後的分科方式實在有問題。),上課都在閱讀 2000英文單字構成的節本小說,其中記得就有被拍成電影、由 葛雷柯萊畢克 主演的 12怒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bb1QzQ9P1w)。 依照傳召的內容,有三個選項:1 . 我不是不符合資格。2 . 我符合資格。3 .我超過65歲。 在第1. 2.項,必須指出你不符合其所列要件之某項。這些要件除了非公民、非省居民、有犯罪紀錄,之外,差不多就是職業與司法有關之人員,含就職於律師事務所。 第3.項 的超過65歲,仍舊可以選擇參加。也可以選擇是單次放棄,還是永久放棄。 將相關網頁留存,有興趣時可以回頭慢慢閱讀: http://www2.gov.bc.ca/gov/content/justice/courthouse-services/jury-duty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浮 生 偶 記

6、7月留言 雖然是留言,原本粗俗的面貌,在大環境的催逼之下讓自己更加齜牙裂嘴,形容狼狽,想法弄了個民初文青式標題,消解場面。 其實只要稍做整理,還是可以各自成篇。一般說來,完工後的文字修改,差不多都是在想盡辦法減少字數,以免龐雜。而字數不多的 “留言”,因為是當場的即時反應,往往相當簡要卻露相,久習難改。儘管相當羨慕人家的博學鴻辭,自己要這麼搞,恐怕就是下筆千言,離題萬里了;不足之處,請自行聞一知十,舉一反三。自己還是謹守本分,說到為止。話太多,墨水不足之外,不多查證,老是脫不開政治話題。這固然有 “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的快感,捕風捉影,隔空抓藥,造成 “冤案”,就真真罪過了。 ----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70728/23243312.html 開除球籍!- 是這個意思。 ---- 中國的快速強大,來自正常狀態下全然多此一舉的 “刻意”。當所有對手國也都 “刻意” 起來之後,雙方就可以達到平衡。 “刻意” ,就是要政治、軍事、經濟等,全方位的進行對峙。當然這只是一個形容詞,然而自由世界,特別是台灣,要如何刻意起來,依舊眾說紛紜。 ---- 節儉往往造成摳門,其實也是一種效率。台灣傳產的老闆,整日追求的就是這種效率,得以起家。倒是由於有錢,所以平時家用花銷很大氣。到了有錢的富二代,由於未曾拮据過,生活闊綽,從而失去了活出自己無論或大或小的生命過程。 以上說法其實都繞著 “金錢” 在打轉。真正的生命,和 “生活品質” 等等,應該是沒有關係的。 ---- http://www.storm.mg/article/300084 〉〉〉一旦中國邁向民主法治國家成功,消除一黨專政、軍隊國家化問題,當繼起的中國式民粹主義摻雜民族主義,挾著經濟、軍事優勢,台灣在政治及軍事上,將可能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台灣民主化搞了70年,尚未完全成功,中國現在不說 “選舉”,連 “黨外”、“外國催逼” 的力量都沒有,尚處於戰前階段。不急得很。 一直不是說 :“中國、中國人 必需這樣管,否則就垮了。” 嗎?個人到現在還是深信不疑 - 民主化,你就垮!- 這一點和台灣很不一樣。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無 人 商 店

60多年前,在台北市襄陽街博物館前面開了一家 “速簡餐廳”,由於號稱自行取盤,一時人們趨之若鶩,大擺長龍,其實就是現在很普遍,卻是盤盤算錢的 “自助餐”。就當時的感覺上來說,覺得台灣真是越來越進步了。甚至後來在中山北路頭,為了老蔣上班方便,又蓋了一個 “天橋”。這下子真是連高架公路都有了,國歌都取景拍來做畫面。現在的年輕人大概很難想像當時人心之高昂與振奮。儘管今日看來頗為老土。有某個姑隱其名的大學,更推出了 “無人郵局”。郵票公然擺放,無人看管,價金放入旁邊一個盒子,“找零自取”,這是我猜。試辦性質,聽說之後無疾而終,關門大吉了。原因不明。 說這些當然無意去吐槽中國前幾日推出的 “無人商店”。據報導,這個無人商店,你一進去,只要有喜歡的東西盡管拿,只要拿出手機確認身分與刷碼,即可離開,連在門口都很清楚地掌握了購物者的種種資料。照這一套敘述,你的身家一切簡直就 “無所逃於天地之間”。這種東西發展到極致,連奸犯科都無處覓食,仔細想想實在是相當恐怖,然而似乎人人樂此不疲。其實不做虧心事,那怕鬼上門,只要阿拉有錢,這些都不成問題。當然事情也不至於此。手機信用爆表,只要掏出現金,願意接受的店家,應該還是大有人在。此間華人商家,基本上都就不接受信用卡簽帳。倒也不是怕收到假信用卡;被抽頭三、兩 %,人心可是肉做的,誰不心疼。這也就難怪手機付款在中國會大行其道。當然一個前提是,帳戶裡要有錢。要付息借支,大概相當困難,信用難以擴張。 十幾二十年前,忘了是那位大師,大概不是福山,就是大前,就已經提過 “科技的精靈已經出現”,如同阿里巴巴裡邊的神燈巨人,“只要你願意” 沒有什麼製造不出來。當然這個說法誇張了一些,其實也相差不遠,這個程度頂多也就科技運用。現代的人類簡直就成了上帝 - 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說:在水與水之間要有穹蒼,將水分開!。事就這樣成了。 這一、兩年中國鄰居來了不少,自從唯一的一家藍營朋友搬離之後,咱家 “島孤人不孤”,成了萬紅叢中一點綠。區區一向不甘寂寞,熱情如火,只可惜他們彼此之間似乎也老死不相往來,有點神祕。據附近山東大妹子說:男人不快樂!因為沒有人可以吆喝。以加拿大不成文的習慣,往往有熱心鄰居,挺身主辦街坊間的 “party”。大家湊份子,交個十幾二十塊錢,就在主辦人家的車庫,門口路邊,準備一些茶水、零食,一到晚間,大家出來站著,人手一杯飲料,四處走動交誼,聊聊天,認識認識。可惜這樣的活動大概不可得了。一來因為白人日趨少數,文化行為反應已經大異其趣。做為台灣人,與屬於台灣一部分的中國人交談,哈哈兩句可以,由於自己不經意間的白目,在言語上往往難免產生冒犯,尺寸不易拿捏,相當累人,人家不免要犯嘀咕。萬一 “話不投機” -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到底算是那一掛的?不免起疑。還是哈哈一笑,敬而遠之為妙。 話說回來,中國儘管已經是上國衣冠,倒是有不少台灣人士往往可能因為 “思鄉情切” 熱情非凡,如同久別見到親人,談起大陸種種種,比如科技之進步、誤以為人人都是畢業北大、清華、現在購物不但繳費免錢,連取物都可以長驅直入等等等,深表感佩之餘,自卑感油然而生;總之一切都已經打點停當,只要一支手機,銀貨兩訖,謝謝光臨,請順走!如此世界簡直匪夷所思。卻是自己儘管食有魚、出有車,不但不食人間煙火有年,車子沒有,手機沒有,連個信用卡都付之闕如,窩在地窖,生活如同山中野人。於是就有這麼個幻想;想像自己去到中國,由於一切便利,用了一個盜來的實名制手機(聽說蘋果剛開始),進入商場,當場 “燒殺擄掠” 如入無人之境。由於蒙混過關,手機非本人所有,在路邊又喝了點小酒二鍋頭,回到機場大廳呼嚕呼嚕大睡,準備登機打道回府。未想竟然為公安、武警團團圍繞擾人清夢,我拿出18位數,在路邊購得的偽造台胞證,當然也拿出了一把真金白銀的美鈔。各位巡捕、捕頭 顯然久未見如此白花花的實體鈔票,笑我老土一個,當場公同沒入,匆匆送我上了加航飛機,、、、、 ;一覺醒來,頭重腳輕,原來昨晚吃 Dr.Hsu 說 - “會產生 confuse” 的台灣安眠藥尚未全然退去,昏昏沉沉,不知夕陽之東下,西方之既黑 、、、、, (做心臟例行檢查,我和醫師說:半夜睡不著。她就把我轉診睡眠測驗。女療癒師 給了我一套在睡前配戴的儀器。一個測心跳,另連結有一線一管,一線接左手中指,一管掛在鼻孔玄關處,呈生命垂危狀。「起碼5小時!」年輕漂亮的女療癒師說。 打算睡前按開關: 第一夜,半夜醒來,發現忘了按開關。 第二夜,半夜老是醒來也不是辦法,服安眠藥一顆。 一切裝置妥當,半夜醒來迷迷糊糊,發現插管脫落。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觀棋不語 說不上話

不當家好說事!問題出在美國 “秉性忠厚”,不懂 “中國功夫” - 厚黑學。 ---- 文的不行,武的不敢;看來 朝鮮問題 已經難以解決了。對自由世界來說,這個威脅已經不只是芒刺在背,而是進入一個極其險惡的狀態。對中、俄來說卻有顯得 “事主變公親” ,好整以暇的態勢。 從下面幾篇連結的文章來看,美國的束手無策,表現在對中國的期待,與對以武力解決的投鼠忌器,而理由卻顯得牽強。無所施其技之餘,逃避這必然到來的終竟答案。那就是:朝鮮終將核武威脅美國本土、中國必然是敵人。認為朝鮮導彈可以射向世界,甚至調轉彈頭威脅中國;這些都是 “顧左右言他” 的作文。 美國應對朝鮮問題,自韓戰以來一直存在,所以有美軍駐韓,因此如果說美國姑息成奸,顯然也不成道理。而其對應方式,比如說例行性的年度美韓軍演,個人一直就覺得這只長期構成一種大可不必挑臖,連動而來的反制是必然的。你不會、甚至不敢打他,那你為何要惹他!?這樣的道理只用一般常識可以理解。相反的來說何其不然;朝鮮無事找碴,你不搭理他,因為 “他不會、甚至不敢打你”,他自己先成了瘋子。當然,這有一個前提是,保有絕對的全方位優勢,文化優、經濟好、廣結善緣、發展軍武、南海通行、濟弱堵強,“他不會、甚至不敢打你”,因此也用不著 “針鋒相對”。用大毛頭的話說就是 “深挖洞 廣積糧 不稱霸”。這樣的道理大概當慣老大的美國會很不適應,卻是實實在在的做人道理。 從中國的角度來看,朝鮮一直就是用來牽制,甚至威脅美國,改變其政策對己有利的一個代理人,可以說六邊會談一直以來就是中國用來擺弄美國的蜘蛛網。然而美國 - 尤其是在季辛吉中國粉絲學院為首的廣泛影響之下,美國一直就是陷入迷航狀態,不止動彈不得,甚至是越動捆得越緊。這就是今日的狀況。 朝鮮的終將成為核子強國,對中國當然也是一個威脅;這樣的威脅,倒不在於朝鮮對中國的核子攻擊,而是在心理上形成的恫嚇。中國可還真非得養他不可,成了尾大不掉的養虎為患。 場面其實應該再放大到整個東亞、南海來看。這幾日中國又開始在中印邊界、日本的津輕海峽生事。亂猜一下,這些應該與美國宣布軍售台灣、彼此軍艦靠港有關。美國應該找出幾個值得互信的 “必守的點”。在東亞來說當然就是日本、韓國、台灣,必須予以堅強的固守與保持經濟平穩。必須清楚瞭解的是:朝鮮、中國,軟硬不吃,只有一時的利害使弄。現在的美國看起來比較像是 “手足無措” 。時事走到這個地步,以往的做法今日看來比較屬於裹小腳 ,徒然為對手所用之外,更讓自己陷入重重的危機,做法必須大幅度的改弦更張。 形成 “新冷戰”,與中、俄、朝劃出形同陌路般的界線。 有核子導彈對準美國的何止朝鮮!?對中國、俄國的核子導彈,由於彼此對峙多年,美國早已習以為常,何多於一個朝鮮!? “開大門 走大路”,舉重若輕,就任由朝鮮去發展核武;只要有意願,日本、韓國、台灣也大家一起來,形成真正意義的戰略平衡 - 這些不也是中國玩弄美國一貫的手法嗎!?由於川普在選前早已喊出製造業回美國,因此不動聲色、不著痕跡的得以在經濟上加強抵制,與共產圈做出相當程度的區隔。不再做其實無效的無謂對抗,對朝鮮也不做人道援助。這或許比較應該稱做 “冷和”。在軍事上,美國依舊是世界強國,中國做為一個 “大國”,只是回復正常狀態而已。有這些對基本局面的廓清與認識,撐久了,愚蠢的人類就終會瞭解:“世上本無事 庸人自擾之” 而已。 ** http://www.my-formosa.com/DOC_122325.htm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1 Comment

朝 鮮 導 彈

江 畑 謙 介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6%B1%9F%E7%95%91%E8%AC%99%E4%BB%8B 日本不足的軍事力 2008初版 / 節譯 -- 移動式發射台(TEL)平時配備於特定基地,使用時(有事)配置於不易為敵方發現的處所,發射導彈。馬上再轉移地點再行裝填,再行發射。在基地時收於庫房,整備、訓練時拖出。有時在基地外訓練。理論上,在基地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發。以慣性誘導裝置,未將其初期位置正確登入,將大幅降低命中精度。要尋得可以水平發射、發射前不為敵方探知的地點,例如森林、隧道等,因此平時要做調查,展開訓練。 冷戰時期,美蘇雙方為了彼此限制 ICBM 的數量,彼此交換了配置處所的明確位置。如同 朝鮮 一般的國家,當然沒有理由如此自我限制。就算有間諜、內部通報者提供情報,或者建設中的地下壕,建設中的 導彈發射台 偶然為偵察衛星發現,平時在哪裡?甚麼種類的導彈?配備了幾顆?要知道很困難。 據說 朝鮮 有超過一萬個隧道與地下設施,大部分的部隊、裝備也都隱藏在地下。以民間拍攝到的衛星畫像,令人不得不當真。應該就是有移動式導彈,收藏在地下隧道。就是說,發射時拖出隧道,馬上豎起導彈,發射,再收入隧道,如此自走的發射機,要予以發現、破壞很困難。 要探知移動式導彈,必須使用太空雷達,在同一處所,做經常性的監視。以裝備雷達的軍機,常時飛行於上空也可以得到相同的效果,不過必須保有 “空域優勢”,甚至應該說保有絕對的 “制空權” 。 即便是知道位置,如果只破壞了入口處的門扉(要破壞入口門扉本身就很困難。),而內部導彈發射機保存無傷,則只需要清除入口處的瓦礫,拖出發射機,發射,再移動至別的隱匿場所,因此沒有確實破壞到發射機就沒有意義。 美國空軍於 2004年,開發以更大的貫穿力為目標的 MOP (Massive Ordnance Penetrator ) 的傳統炸彈,2007年 開始實驗;長6公尺、重量13.6噸、 炸藥量 2.7噸 的巨大炸彈;可以貫穿土質60公尺、重量27000公斤/平方公分強度,厚度可達 8公尺 的強化混凝土。不過可以搭載如此巨大炸彈的也只有 B-52H、B-2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翻譯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