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7

日本 2016年熊本强震

全文转自東海大学教授叶千荣,文中有许多无可争辩的数据。 ---- 這次熊本連續兩晚遭遇里氏七级以上强震,烈度等於兩次阪神大地震,而且此後五级以上余震不斷。但是,和二十多年前有六千四百多人喪生的阪神相比,這次第一晚有9人喪生,第二次從今天凌晨截至此刻,现場救援基本结束,死者為32人,總計41人,其中大部分是七八十歲以上老人。今後也許還會有死者,但是說實在,如此大规模大範圍的强震,死傷人數能控制到這個程度,是我來日三十多年來第一次看到,在世界地震災害史上也當屬罕見! 這個结果,既與嚴格的建築法规有關,也歸功于市民們的防災意識,但是其中還有迄今許多教训带來的進步。 記得阪神大地震時左翼社会党首相村山延誤了自衛隊的出動,導致第一時間救災不力。此後修改法制,授權各县縣知事在災害發生的第一時間可以直接命令自衛隊緊急出动。这這次15日晚第一次地震發生後熊本縣知事就立即给自衛隊下達了命令,航空自衛隊當即派出戰鬥機和偵察機飛臨现場上空航拍並迅速報告,隨後自衛隊工兵部隊和供给部隊連夜趕赴現場,一面救援、一面提供食物和用水,目前,自衛隊已經出動2万5千人,這已達到日本陸海空三自衛隊二十四萬總兵員的十分之一,此刻離我所在的横濱不遠的海上自衛隊横須賀母港,包括宙斯艦 “金剛” 在内的十幾艘大型艦船已經全部緊急啟航,此刻正全速駛向九州熊本。大型超市集團伊藤洋華堂、羅森、7-Eleven 都在第一晚就趕運大量食品和飲水到災區,大型連鎖房地產仲介公司 Apaman 立即宣布將待租空房免費提供災民居住,NTT電話公司免費開放災區全部公用電話,各大電視台都在第一晚地震發生後迅速中斷原定節目切入地震直播,東京演播廳和熊本地方台連線中,熊本播音員頭戴安全帽在余震的劇烈搖晃中現場直播,所有媒体的鏡頭都集中於災民、災情、災區。中央政府厚生省第一時間宣布失去醫保證的市民僅需報出姓名住址即可,一如往常地在任何醫院接受醫保治療,金融大臣宣布對失去存摺或银行卡的市民一律放寬提款条件。此刻,在電視上看到為市民提供手機充電服務的汽車,看到堆成小山一般的充电手機,實感到救災服務也已隨時代而演進,说明行政機構不僅明白手機是這個時代受災後互曉平安的第一工具、也是災民不斷獲取最新消息的必備武器。現在各電話公司都在災區開通無流量限制免费Wi-Fi服务,還開出讓大家互通平安的留言板。 凡此種種新的救災服務,對於滿足災民的知情需求和减輕心理負荷,正發揮巨大作用。總之,雖然現場仍有許多不够不及之處,但兩次七级以上大地震,死亡人數不到百人的结果,災後第一時間的迅速出動,在10小時内完成的瓦礫救助,從明天起再度免費提供的九十萬份三天免費餐飯等等,無一不是對納税人和全体市民的行政責任體制的结果,值得各方借此機會觀察借鑒!”。祈禱世間萬物生靈平安!

Posted in 網文精選 | Leave a comment

樂曲 與 解說

對非專業人士來說,以樂譜來解說樂曲所描述的種種情境,要理解不太容易,儘管還以樂器配合解說。此外,聽者還需要對這首曲子的弦律、細微末節等等,要有一定程度的熟悉。如此來看這種樂曲解說,才有辦法瞭解解說者對這首曲子的欣賞觀點。而對音樂專業人士來說,一般就顯得多餘。能夠從樂譜解說中取得樂趣的,就是說未曾注意到的細節的音樂人士。這就如同讀一篇文章,或者小說。對一般讀者來說,一篇讀得津津有味的東西,經過行家的細緻解說,讀者進入的層次就越充實,越全面。只是,音樂的樂理、樂譜,離一般聽眾太過遙遠。 早年,中廣有一個由 趙琴 主持的古典音樂網,是以前喜愛古典音樂的人士經常光臨的節目。在節目中,不但有該當曲目的一般介紹,更多的是透過樂曲結構、調性 做解說。對我等非行家來說,等於是必須跳過去的部分。就一般人來說,播放樂曲之外,更多的可以是該曲的背景、逸事,會遠為有趣。 底下兩首鋼琴曲的樂譜解說部分,從後部 Q&A 的第一位聽眾的回應就似乎有點意思:「當然你知道有些音符是快樂,有些音符是悲傷,就因為你彈得很快樂。」這句話似乎有那麼點 弦外之音,很難去猜測。「我當然知道這樣的詮釋,全然屬於個人, . . . . . . . .,」可惜,內田光子 過早的做出了很多可以解釋為 辯解 的回應。 有可能這位聽眾的回應,主要來自 內田光子 隨著樂曲的發展,時而陶醉,時而激烈 的面部、身體表情。如此很容易令人覺得是 “言過其詞” 的外顯,時而見於 靈恩派 基督徒的身上。還有另一位嫁給台灣 藝術專科學校校長 鄧昌國 的 藤田梓。如此表情,並不見於其他鋼琴家身上。或許來自於日本人追求甚至深入魂魄的 精緻、專一,也或者就外族人看來,容易過度沉溺於感傷的民族特質。從解說過程,讓人看到了完全溶入的 “神采飛揚”。真是何等純粹的生命。 音樂描寫有各種形態,寫情、寫景、快樂、悲傷。一般說來深刻的感知,除了的確觸動人心的樂音,比如 宗教音樂 之外,就是來自悲傷的情懷。相較起很容易就進入乏味的 Meditation 音樂,悲懷 的音樂,有時可以朔原自聽者人生各個階段經驗的本身。而這正是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