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曲 與 解說

對非專業人士來說,以樂譜來解說樂曲所描述的種種情境,要理解不太容易,儘管還以樂器配合解說。此外,聽者還需要對這首曲子的弦律、細微末節等等,要有一定程度的熟悉。如此來看這種樂曲解說,才有辦法瞭解解說者對這首曲子的欣賞觀點。而對音樂專業人士來說,一般就顯得多餘。能夠從樂譜解說中取得樂趣的,就是說未曾注意到的細節的音樂人士。這就如同讀一篇文章,或者小說。對一般讀者來說,一篇讀得津津有味的東西,經過行家的細緻解說,讀者進入的層次就越充實,越全面。只是,音樂的樂理、樂譜,離一般聽眾太過遙遠。

早年,中廣有一個由 趙琴 主持的古典音樂網,是以前喜愛古典音樂的人士經常光臨的節目。在節目中,不但有該當曲目的一般介紹,更多的是透過樂曲結構、調性 做解說。對我等非行家來說,等於是必須跳過去的部分。就一般人來說,播放樂曲之外,更多的可以是該曲的背景、逸事,會遠為有趣。

底下兩首鋼琴曲的樂譜解說部分,從後部 Q&A 的第一位聽眾的回應就似乎有點意思:「當然你知道有些音符是快樂,有些音符是悲傷,就因為你彈得很快樂。」這句話似乎有那麼點 弦外之音,很難去猜測。「我當然知道這樣的詮釋,全然屬於個人, . . . . . . . .,」可惜,內田光子 過早的做出了很多可以解釋為 辯解 的回應。

有可能這位聽眾的回應,主要來自 內田光子 隨著樂曲的發展,時而陶醉,時而激烈 的面部、身體表情。如此很容易令人覺得是 “言過其詞” 的外顯,時而見於 靈恩派 基督徒的身上。還有另一位嫁給台灣 藝術專科學校校長 鄧昌國 的 藤田梓。如此表情,並不見於其他鋼琴家身上。或許來自於日本人追求甚至深入魂魄的 精緻、專一,也或者就外族人看來,容易過度沉溺於感傷的民族特質。從解說過程,讓人看到了完全溶入的 “神采飛揚”。真是何等純粹的生命。

音樂描寫有各種形態,寫情、寫景、快樂、悲傷。一般說來深刻的感知,除了的確觸動人心的樂音,比如 宗教音樂 之外,就是來自悲傷的情懷。相較起很容易就進入乏味的 Meditation 音樂,悲懷 的音樂,有時可以朔原自聽者人生各個階段經驗的本身。而這正是 進口替代 的紓解方式之一 - 自我破壞衝動。

好聽,可以常聽,通體了解,但不要 “一昧” 的沉迷。此間個體經營店家,一般放古典,或者情調音樂,音量往往很小,甚至若有若無,只要熟悉旋律,這樣的背景音樂,更有著玄妙的縱深。這也是一種欣賞音樂的方式。古典 並不是很難,因無為其實這也是一種文化,只是我們一般不在其中。進入西方 “古典音樂”(泛稱)的世界,由於作曲家們不墨守成規的習性,與追求開創的精神 代代相傳,自由、民主、人權,就自然而然的成了人類文明內涵。

內田光子女爵士,DBE(1948年12月20日-),英國的日本裔古典音樂鋼琴家,現定居倫敦,早年於維也納習鋼琴,1970年在蕭邦國際鋼琴比賽獲得亞軍,後來先後獲列斯國際鋼琴比賽亞軍、三得利音樂賞及朝日賞等國際音樂獎項。內田光子尤善於彈奏莫札特、貝多芬及舒伯特等人之作品,並曾與指揮家傑弗里·泰特爵士合作灌錄莫札特所有的鋼琴協奏曲作品。內田光子於2005年獲日本政府授予「文化功勞者」稱號,本身為日本國民的她在2001年獲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以名譽性質獎授CBE勳銜,取得英籍以後,她復於2009年獲英廷實授DBE勳銜,成為「女爵士」。

 

 

誕生於 100年前的 “古典音樂”- The Planets  (1914-16)  作曲家: Gustav Theodore Holst

 

千と千尋の神隠し – いつも何度でも純音樂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