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7

與 經 濟 崛 起 同 在

民族主義集權亢奮 記得 李登輝 剛就職總統之後沒多久,要在 總統府 舉行 西洋古典音樂會,當時與 李登輝 肝膽相照的 行政院長 郝柏村 就表示:應該舉辦 國樂音樂會。這當然標誌了兩個不同養成與背景人士的價值取向。郝柏村 代表了 中華文化 在世界文化範圍無以取代的面貌,而 李登輝 則呈現了突破、提升傳統,文化重建的思維。文化保守傾向的現象,在中國範圍之內唾手可得,四處可見。因為受到西方文明的影響,害怕失去自身傳統的想法當然也不足奇,比如日本的 “和洋折衷” 就廣為周知。一個民族當其處於弱勢,尤其困頓太久,改革的意願會相當強烈,而當一切面貌轉變,回春趨向正常,自信心恢復之後,就開始會思考 “人之所以為人” 的基本價值。於是 “中學為體 西學為用” 這句從清末以降的古老說辭,就一再的重現於之後的中國歷史,樂此不疲。 中國由於閉關太久,在 鄧小平 改革開放之後,全國從中央到地方,無不雷厲風行,傾力 “招商引資”,成就了經濟高成長的一代偉業。如果能夠冷靜的觀察她在這段發展期間的種種現象,由於陡然而富所帶來的興奮與一向論述的單薄與政策粗疏,不但 “違反經濟規律”,由人口紅利而來的高度成長,更掩蓋了經濟成長真正的原由。於是在發展之間,整個思維脈絡為隨之而來的 “民族主義” 高漲所淹蓋,忽視了原本經濟成長的 “拋物曲線” 性格,以及可能其實是問題的龐大量體。 一個超穩定,有長久持續性的的經濟發展政策其實不太可能,人類的哲學也還沒有找到新的文明出路。從這幾十年來人類經濟發展的脈絡看來,“路線圖” 就很清楚了。各個國家都是在曲線高低起伏之中尋找出路。以台灣景氣的循環來看,產業出走中國之後,最終只有慘淡的後果,建築業成了 “尾大不掉” 的火車頭。這是很普遍的發展現象。 改革開放之後,江澤民、朱鎔基 執政,隨帶著技術與市場的大量資金進入中國,這些封閉多年的無論官民,肯定是嚇呆了。在經濟上由於窮困多年,對外來的投資要求,無論是土地、水電,差不多是一律接受要求;這當然也可以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夢 之 料理

半躺下來,一帖一帖的連續看。有很多家。當然要先喝啤酒 - 夢之 Beer。

Posted in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地 窖 偶 寄

台灣人原本根本就不會講中文,是終戰之後,國民黨進入台灣統治的教育教出來的。 … 〉〉〉台語就是中文!〈〈〈 就是說粵語、上海話等等等等等等都是中文?我不搞這一套;這是就一般意義來說。你說的 “說不好以北京話為樣本的國語”,應該指的是比如台灣電視主播性質的發音;發音會有差異,這些其實都無所謂。中台之間因為有政治色彩參雜其中,才會有這些蠢問題。你們國內各地,其實發音差異眾多,只是習而未察,不成問題而已。個人就覺得好像是山西還那裡的 “普通話”,由女人說來,非常好聽。 ----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129893 政黨政治原本就是兩黨政治,而最大的差別就在於 “兩岸政策”,人民也有多元選擇,馬記和吳記內部都有差別,排除柯記、新記嗎?“存異求同” 是對的嗎? ** “中共哪一個領導者敢當歷史罪人讓台灣獨立。目前只能維持現狀!”- 終極統一嗎?中國好,失去神經系統的台灣將剩下老弱婦孺,中國不好,所有牛鬼神蛇都來了。誰出賣誰,都不嚴重於 “台灣” 出賣台灣。 ** 很難啦。不要愛國!國家是用來繳稅的,不是用來愛的。愛國愛了半天,你只是在愛一個黨而已。原則上我只愛我自己啦。 台灣民主化走了不只70年,現在都還未上軌道。中國現在連一個像樣的反對力量都沒有,要等3、50年?中國人講究大一統,尤其以中國人政治性過強的性格,一旦民主化,可能就是四分五裂。因此還是由中國共產黨當政,才能長治久安不是嗎? 要談國際,中華民國早就滅亡了。台灣只要請專業經理人、金正恩,來領導,保證你天翻地覆。中國可以再衝一點,台灣戰略地位會越形重要。中國有實力嗎?真開打是沒情面好講的。釘孤支 都無所謂。 ** 當然暫時用 中華民國 繼續跟她玩,個人是感覺蠻好,蠻沒錯的。 ---- 〉〉〉林奕含疑遭誘姦案 陳國星獲不起訴〈〈〈 對這類男人來講,有愛,往往是以“性”為基礎。夢幻女生,很容易陷入,於是男人左擁右抱;一旦有事,老神在在,看不出同額付出的傷心,無事人一個。如果瞭解這個道理,這位法官就不再恐龍了、起碼在這件案子來說。 ----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7/08/blog-post_45.html#more 之前日本的 “刀禰館久雄” 那一篇屬於自肅,這一篇中國的,就屬於 “好言相勸”了。真打了起來,刻意偽裝謊言,可都是妳設下的陷阱,罪不在我啊。 其實不妨拿中台關係為例;中國已然倔起,台灣又這麼小,可不要落入“修昔底德陷阱”。如此看來,馬桶對了,蔡小英錯了。 局勢是一個動態的過程。川普退出TPP,亞洲國家就只好終極歸順中國!?如此的地緣政治,恕外行人看不懂。 其實找對專業代理人很重要。金正恩比他爸爸,比他阿公,都來得厲害;應該要好好的交往。 讀臭老九作文,不如加強心裡素質。認定“終須一戰”,於是就“西線無戰事”了。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