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 經 濟 崛 起 同 在

民族主義集權亢奮

記得 李登輝 剛就職總統之後沒多久,要在 總統府 舉行 西洋古典音樂會,當時與 李登輝 肝膽相照的 行政院長 郝柏村 就表示:應該舉辦 國樂音樂會。這當然標誌了兩個不同養成與背景人士的價值取向。郝柏村 代表了 中華文化 在世界文化範圍無以取代的面貌,而 李登輝 則呈現了突破、提升傳統,文化重建的思維。文化保守傾向的現象,在中國範圍之內唾手可得,四處可見。因為受到西方文明的影響,害怕失去自身傳統的想法當然也不足奇,比如日本的 “和洋折衷” 就廣為周知。一個民族當其處於弱勢,尤其困頓太久,改革的意願會相當強烈,而當一切面貌轉變,回春趨向正常,自信心恢復之後,就開始會思考 “人之所以為人” 的基本價值。於是 “中學為體 西學為用” 這句從清末以降的古老說辭,就一再的重現於之後的中國歷史,樂此不疲。

中國由於閉關太久,在 鄧小平 改革開放之後,全國從中央到地方,無不雷厲風行,傾力 “招商引資”,成就了經濟高成長的一代偉業。如果能夠冷靜的觀察她在這段發展期間的種種現象,由於陡然而富所帶來的興奮與一向論述的單薄與政策粗疏,不但 “違反經濟規律”,由人口紅利而來的高度成長,更掩蓋了經濟成長真正的原由。於是在發展之間,整個思維脈絡為隨之而來的 “民族主義” 高漲所淹蓋,忽視了原本經濟成長的 “拋物曲線” 性格,以及可能其實是問題的龐大量體。

一個超穩定,有長久持續性的的經濟發展政策其實不太可能,人類的哲學也還沒有找到新的文明出路。從這幾十年來人類經濟發展的脈絡看來,“路線圖” 就很清楚了。各個國家都是在曲線高低起伏之中尋找出路。以台灣景氣的循環來看,產業出走中國之後,最終只有慘淡的後果,建築業成了 “尾大不掉” 的火車頭。這是很普遍的發展現象。

改革開放之後,江澤民、朱鎔基 執政,隨帶著技術與市場的大量資金進入中國,這些封閉多年的無論官民,肯定是嚇呆了。在經濟上由於窮困多年,對外來的投資要求,無論是土地、水電,差不多是一律接受要求;這當然也可以和 “效率” 畫上等號。這時期的中國,對外來知識,稱得上是飢渴以求,也造就了幾位來自台灣的 “自命國師”。在政策上除了近乎全方位的開放之外,朱鎔基 的堅持加入WTO,給中國的經濟發展帶來了更大的助益。從事後中國不遵守WTO所定規則的作為來看,其實加不加入WTO也無關緊要,而世界真正從中國得到的利益也並不必然來自WTO。以當時的時空,低工資、廣大的市場、皇朝獵奇,已經足以讓廣大覬覦中國市場的外國商家躍躍欲試。更可笑的是,在一般民間,由於先走了一步,被一般中國民眾誤以為人高一等而昂首闊步的 台商,一見到所屬生意領域的主官、管,無不紛紛折節彎腰,阿諛讒媚。如此順風滿帆的經濟暴漲,江主席澤民同志在國外社交場合一時亢奮,一曲高歌 “O SO LE MIO” 舉座皆驚 -沒想到中國領導人竟然如此這般浪漫可人。如此種種浪漫遐思,只可惜看不到中國潛意識之中陰暗的另一面。

胡錦濤、溫家寶 這個時期的中國,對 “來料加工” 的傳統產業已經是輕車熟路。外匯存底大量累積,也開始了鐵路、公路、基礎建設全面展開。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機,在措手不及之下,溫家寶 宣布了人民幣四兆的巨量投資。中國這時已經不只是世界工廠,更成了世界經濟的火車頭。

出身共青團的胡錦濤執政時期的權力,為江系、紅二代、解放軍所架空,各自在各自的專屬領域大展雄風。江系、紅二代透過國營企業股份化的開放,紛紛成了大企業、大集團的 CEO,一時之間群雄並起,加深加大了這個紅色資本全面掌控,全面發展的國際影響力。而解放軍,則更清楚的展現了中國攻勢凌厲的蓋世武功。

習近平上台,共產黨安步當車,大唐盛世,宏觀掌控,景象鮮明。由於以 “量體龐大” 自詡,似乎只要因應事實需要,透過 “乾坤大挪移”,得以拆東補西,做政策調整,可以保持經濟穩定,甚至長期成長(這個觀點,在去年還是今年初 習近平 的賀歲講話有著很清楚、完整的敘述,可惜沒能再找著。)。因此在更早之前就有了 “騰龍換鳥” 一說。習近平 掌理的中國夢路線,此時與解放軍積極的海洋策略(不知搞了多少錢?)重疊了。所有作為明顯的變得如此高調與侵略性。大國,崛起了!

這個鬱卒數百年,有著總體文化大系的古老國家,自從 “崛起” 之後,整個政府與人民的情緒,一直受到民族主義的指導(這裡不談與內部問題外部化交雜的可能)。擺脫了百年屈辱,走向繁華,這個分界點姑且從江澤民的一曲高歌起始。民族自信心建立了,對西方文明的敵意也日漸高漲。如此的亢奮情緒,透過各種型態,頻繁的見諸 CCTV 以及民間人士的談吐,一直不斷。

引擎造不出,“高科技” 替補;雲端、大數據、無人機、工業 4.0、AI、 . . .,新奇名詞琅琅上口如同順口溜;近期以來,透過電算科技的運用,發展種種可有可無的方便性,民氣更加高漲。人類世界的科技魔神,早已出現,如同神燈巨人;這些東西,說創意勉強可以,說創新、創造,就完全談不上了。高科技成了胸章,中國人心大團結,這對中國是很好的事。網購!?無人商店!?大家等著喝西北風吧,貧下中農同志們!

倚賴外國經濟甚深如同獨裁新加坡的 “中國特色”,是一個無法驗證的經濟中國特有種。以中國人高單位的政治性格,對追求統一與強大的中國人來說,中國還是需要一黨專政,否則這個中國就真的四分五裂了。

性格、結構決定命運;從外部來看,心中有著來自早年的陰影,只有將這些陰影去除,如此具侵略性的亢奮與躁鬱,才可能治好。好在這些心理症頭,成因如此明顯,需要的只有對自我無情而條分縷析的理性,與採取自我療癒的行動。西方的經濟理論、體系,不是無中生有,而是一套百家爭鳴,伴隨著經濟的自然脈動,而且適應經濟情勢,隨時有新觀點產生,一切爭議透過談判,逐漸展開的共構體系。巧取豪奪,價值、道德淪喪,積久成習,毫無所覺的這個政府,最終只給國家、民族帶來災難,人民何辜?能夠維持國家運作順暢的,對尤其是厝內頭嘴這麼多的中國來說,就是 “人民的就業”,而能夠提供如此巨大就業人口的產業,就唯有 “傳統產業”,“傳統產業” 一走,前景堪憂。如何處理,誰也沒有答案。以中國如此龐大的量體,“高成長” 應該循序漸進,平均分配,慢慢消化、享用成長,進行轉型改革。短短二十多年間,繁華倏忽而來,倏忽而去,“形格勢禁” 已經是相當艱難,志得意滿,甚至滑稽突梯,更是危疑重重。能說的只有:一切都已經過去,不要搞對抗;康健身心,開放心胸,真誠的加入國際社會,共存共榮,這才是中國的真正未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wKnmZRa0jk
http://www.msn.com/en-ca/money/careersandeducation/self-made-billionaire-jack-ma-says-youll-need-this-1-rare-skill-to-succeed-in-the-age-of-machines/ar-AAt4cM3?li=AAadgLE&ocid=spartanntp
----
(附錄)

「漢娜 • 依阿倫特(Hannah Arendt)分析,資本主義的「資產積累」的生產方式與不斷擴張的原則造就了西方现代社会一大群「孤單」、自覺「多餘無用」,以及跟生活世界疏離的「群眾」,拚命地追求物欲之满足,充满物欲之激情,罔顧公共事務,但是生活之支離與意義的喪失,使他们成為绝望之存有,他們既無法彼此结合成政治的團体,共同参與政治之事務,更甚者,他们隔绝了其他人,也隔绝了使他们生活有意義的共同世界,在這種「隔绝」(isolation)與「孤單」(loneliness),意即:(喪失生活之共同世界)的存在處境,他们不但喪失了现實感,也喪失了合理健全地判斷經驗的能力,他们極易被任何勢力所鼓動。」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雜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與 經 濟 崛 起 同 在

  1. Pingback: 柴 寮 偶 寄 10/2017 | 遼 尉 臣 筆 記

  2. Pingback: 柴 寮 偶 寄 10/2017 | 遼 尉 臣 筆 記

  3. Pingback: 中國的「救世主」心態要不得(轉貼) | 遼 尉 臣 筆 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