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7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WOW。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7/10/blog-post_31.html 1990 年代 中國製造 初試啼聲,中國就有抱怨 “剝削” 的大官人士;富裕之後又由於由於錯誤的發展觀,提出了 “騰龍換鳥” 之說。經濟發展、生意經營很現實,在彼此固有的軟硬條件之下,你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人家找你,是看得起你,你能取得發展,就是莫大的福份。要賺錢,去中國,輸贏靠本事;賺錢,表示你轉得開。瘟龜A精墓礦,賠錢,原因差不多都要怪你自己。能夠淺嚐即止,翹頭走人,阉雞趁鳳飛,這就是真正的高人。- 做生意沒人強迫你,和意識型態毫無關係。 大約 30 年前,我們的經濟高官提出了這麼一個令人相當佩服的看法 - 台灣的企業無論大小,差不多都是家族企業。以賺錢為目的,名利雙收之外,更重要的是讓妻子兒女穿金戴銀,創新與研發云云,陳義太高(原典已失,文責自負。)。也是大約 30 年前,某日本上市公司老闆訪台,深感詫異所參訪工廠的研發經費竟然只有 2%。比較像樣的日本會社 ,富二代不行,由能幹之士接班,不談攀幫結派,整個員工構成鮮少家族成員掌控。薪資分配,上下相差不大,一般就比較像是 “社會公器”。 台灣這些企業主,人生的意義就是積篡錢財,又稱發展事業,即便大發其財,員工其實就是他 “生產工具” 之一環。現代素養的耿介之士,唯我 - 張忠謀。這是一股清流,可惜這股清流,似乎也未能取得 “台灣共識”。這就是太死板的一例一休不但受到資方的抵制,連勞方都在現實安排之下受到綁架而功虧一簣。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WOW。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6/12/09/%e7%94%a2-%e6%a5%ad-%e7%8f%be-%e8%b1%a1/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5/11/22/%e5%8f%b0-%e7%81%a3-%e5%a4%a7-%e5%b8%ab/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陸克文:中國有戰略,西方沒有。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7/10/2050_27.html 〉〉〉中國有戰略,西方沒有。〈〈〈 這句話乍看之下沒問題,然而戰略之所以存在,必須有一個對手方;針對這個對手,要去做競爭,這就需要有“戰略”,這應該是一般的瞭解。西方自從中國開放以來,一直就是將中國視為一個市場,並不存在意識形態、好聽一點的說,做“文化”上的競爭。因此西方沒有戰略(針對中國),是正常的狀態。 西方有的倒是 “價值”,這個價值或許有問題,而如果從民主、人權 …. 等普世價值來說,在對中國的推廣上,的確是失敗了。這樣的失敗是由中國事先就 “給定” 好的。看看澳洲最近對中國的反彈,就知道可能是基督教文明的關係,對外族的包容,可能是有問題的。因為 “人家想的跟你不一樣” - 因為人家有戰略。 習近平的2050能否成功,或許要以 “成功度” 來看。只要以她每年從美國取得 3500億美金 的出超,問題或許不大。也就無從證明其本身真正的成敗。就現代文明來看的所有缺失,包含人權、民主等等,都不會是檯面上問題。 倒是西方的文明是否到了需要做個整理、檢討的時候,的確是需要好好省視一番了。 ** 中國的 “衰”狀 到底會是什麼樣子?或許可以以日本的失落30年為例子。就是經濟一直處於低迷狀態,也沒有因而裂成8塊。這是可能的。時代不同,也不會因此發生戰爭。至於他會不會垮,江澤民掌政初期,法輪功毫無預警,將近100萬人(應該沒記錯)同時出現天安門,照樣被驅散。 至於種種中國夢,實現的可能在於:媒體、文宣的文過飾非,怎麼說怎麼贏。其實不太可能沒有嚴重的貧富差距。他可以作夢,或呼弄人民,其實意義不大。倒是體量大,國力也大,應該沒問題。 問題是台灣要如何好好的活下去,才是重點。蔡英文苦守寒窯,希望他早日整頓台灣完畢,盡可能與中國切割,否則沒完沒了。 中國不好,台灣當然不可能好,中國好,台灣將只剩下老弱婦孺。 ** 範圍限定於 中國 來說: 傳產遷離、房價崩頹、內需不振,因此中國陷入一般認為的崩潰;由於台灣的立場堅強,中國無所施為,台灣終於脫離中國糾纏而獨立。- 這樣的推延當然皆大歡喜。在國際間成了現代成吉思汗,孔子學院、中華文化廣為國際接受,終底於成。- 這當然是假設西方世界有夠蠢蛋,卻是與 “一意孤行” 的台灣毫無關係。中國成了八塊 - 這是從負面的方向去談,也就沒什麼好討論的了。 這裡我只想從另外的可能來審視: 儘管習近平19大的講話,揭櫫了中國偉大的夢想,由於說得太完美,現實必然大打折扣。還是把他設定在一個問題重重的狀態。那就是如同日本一般,國家依舊完整的長期的、不致崩解的 “失落”。在這樣的設定之下,台灣會碰到什麼問題?本土執政要如何對應? 就我個人來說,台灣必需追求獨立,原因相當清楚如同前述。問題是以民進黨代表的本土執政的真正藍圖如何?實在說是打問號的。以目前的蔡英文來說,其腹案似乎是要與中國達成某種可能的、長期的穩定關係。除非是在打太極,否則是沒有必要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金馬」是 台灣 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http://m.match.net.tw/pc/news/politics/20171021/427630 做為一個台灣地位問題研究的指標本土學者,陳儀深教授 此次在北社發言的語意上來說,從任何一個關心台灣前途的人看來,應該算是一種對 “台獨” 定義的妥協,也是一個分水嶺。他轉變的原因有兩個: 1 . 台灣民主化以後,「已經獨立說」漸成主流。 2 . 以此排斥北京的壓迫,這至少在策略上是很重要的。 〉〉〉因此,認為台灣已獨立的人,不能把中華民國和中國國民黨「視而不見」,對於1949年流亡台灣,造成臺海兩岸分裂為兩個政治實體的過程,必須重新解釋、看待,且根據史料與現實需要,找到最適當的國家論述。〈〈〈 這樣的論述,相當能夠符和個人一向的觀點。一個無法割離的群體,只有在 “正義彰顯” 之後,新的國家論述之下,透過時間的經過,族群間的種種問題,才有辦法解決。 這次談話的內容,最引人注目的是: “台灣獨立後的領土範圍,陳儀深主張「台澎金馬」” “金門、馬祖”,都是易攻難守的外島,尤其是 金門,中國要取金門,不費吹灰之力。陳儀深教授 將金門 嵌入“領土範圍”,思慮相當深遠。就國內來說,在 “最適當的國家論述” 之下,指出了台灣「已經獨立說」的中華民國說法,確認 金門  是 “中華民國” 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能隨意放棄金門領地。這樣的狀態,當執政者對兩岸關係保持一種難以明確的模糊狀態時,其實無益於 台灣 真正的獨立於 中國 之外,國內也將很難消除大一統意識者集結所帶來之傷害。 中國 一旦侵攻 金門,立即讓 中華人民共和國 與 “中華民國” 進入引起關注的緊張狀態。“中華民國” 只要力所能及,就可以一改馬桶時期用來做為兩岸交流的做法,而簡單配置導彈,重新武裝,形成不可輕忽的,即便是象徵性的威脅。一旦 金門 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從 “我們如何回頭看 計劃生育” 談起

http://tv.mingjingnews.com/2017/10/blog-post_265.html 很難理解為什麼中共的政策制訂與實施似乎都相當粗糙。只憑表相的了解,可以看到幾個面向的類似顯露。從大小官員的講話往往感到有精神、相當 “麻利” 之外,一言九鼎的氣勢也令人印象深刻。這或許也可以是傳承自為不少台灣人傾倒,以致執迷不悟、歌頌不已,氣概萬千的 “毛語錄” 語句。 或許可以再稍稍擴大些;這樣的展示也可以見諸幾任中國領導人對台灣的粗暴發言,屢見不鮮,如同京戲裏頭 “哇-呀-呀-呀-呀-” 的大花臉。這些領導人可都不是大老粗,但他就是如此 - EQ 很低;看不到西方之氣度雍容,即說即行。 中國人並不都是粗糙如此,張愛玲就可以寫得很細緻,溫文儒雅之士更是隨處可見。可能是在充滿 “政治” 環境的中國官場,這樣的人士手無縛雞之力,鬥不過人。能夠出頭的 “人物” 的細緻,表現在另一個面向、層次;這就是東方文化的官場。 前不久台灣擾嚷了一陣子 “文言文” 比例,實在說,個人也不以為然,與政治無關。食古不化的腦袋,古文讀一讀,搖頭晃腦固然蕩氣迴腸,消氣化痰,其實很容易就無法寫出流利的現代散文。 “ 百年來中國坎坷的現代化過程,在人文與科技始終不平衡的學術界與 思想界裡,中國的傳統思想是一方面和文化啟蒙的氛圍難以直接而有效 地聯結,一方面則往往遭致無端的曲解與誤解,以至於無法提供當代 知識份子充足的精神力量,以回應西方人文思潮強而有力的衝擊。” - (轉抄) 中國或許也是需要經過如同西方一般的 “文藝復興” ;唯其如此,精緻如同西方的哲學論述才有辦法取代這些 “文革青年” 的偏見傲慢與大而化之吧。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VOmD5SEXWo )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wIhXH2SDt0 ) ( 附錄一下:加拿大西岸隔著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寂聽 的 情愛得度

【 年輕的時候,都是帶著一本 Harumi 的精裝本倘佯於草地 . . . . . 。蓋臉曬太陽。乾咳 】 瀨戶內 寂聽 https://kknews.cc/other/p4jnxz2.html -- 1950;28歲 就在僅靠著一支筆,在兒童雜誌寫原稿,而總算能夠維持一個女人生活的時候,我意識到自己掉入了無底無邊,浸及腰部的虛無深淵。「不是這樣的生活、不應該是這樣」。我一面惡意的潑灑自己不像樣的狀態,酒醉了,雙膝跪下深夜的雪道,哭號如犬;我明明就想成長!我明明就想成長!自我激勵著。 認識 J,當他誘說我的時候,我如同一個無貞操的女人一般和他出門遠遊了。在那旅行之間,如果勸誘我自殺也無所謂一般的,為倦怠感與疲勞所擺布著。只說過一兩次話的 J,我對他的了解,只有他似乎比我更加的為不知道什麼樣事情絕望著,感覺上也很和得來,如此很隨便的臆測而已。兩個人沒有錢的慘淡、貧乏之旅。喝了太多酒的他,那一夜沒能抱我。我們倒是那檔事之外,彼此感到,在那一夜,兩人是彼此互相需要著。我想讓他鮮活起來。只要能夠讓他鮮活起來,我就開始感到我拚著我的生命,我也可以活下去。他那一邊也可以透過讓我活過來的同時,讓他自己遠離絕望的狀態。可以說即將溺死的兩人,彼此如同稻草一般的綑綁在一起。 我們沒有選擇死,從旅遊歸來了。滿溢著似乎自己的腳,很強力的踩著地的感覺。 在那八年後的今天,覺得實在很短暫。 我們從一開始就沒有愛啊、永遠啊、同居的誓言啊 . . . . 等等。沒有任何契約。言語是多餘的理解,而在互相的交流中感知著。 一開始就知道到他有妻子,也沒想到要去介入人家的場域。只注意著不能讓他死去吧,成了我生存的意義。 我內裡騷動著、找不到出口,對文學的願望,由他教了我清楚的出口,指出了途徑。我一開始讀他唯一的一冊作品集「觸手」,就受到強烈的文學感動。尊敬他寫出了這麼一冊作品,信賴了他的文學。受到他的激勵,在我內裡沉睡著的可能性,一絲絲一點點的被開啟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勤勉的往來於在湘南海邊,我寄宿的家。八年間,差不多是有條不紊的,如同電器裝置一般正確的反覆著。在戀愛的期間,我有時還是會煩惱於因為他的不在,而倒也不因為為嫉妒所惱而閒著。同時隨著他對我如同情愛的確信一般的東西,次第的增強著。從那傲慢的愛的自信中,悽慘的嫉妒被解放了。也或許我的嫉妒心比一般人來得淡薄。妻子的寶座對我全然沒有魅力。而我對一妻一夫的結婚型態,原本就抱持疑問。看看四周的夫婦,也沒有讓我從心裡感到羨慕的家庭。我,同時,也喜歡孤獨的時間。雖然和他在一起的時間,充實、溫暖的本身正是幸福。他不在的時候,不為任何事物侵犯擾,孤獨時間的清爽感,也正是自己有感於幸福的時間。如同被出了習題,勤勉的小學生一般,在他不在的時候,做完他給我如山一般的功課,讀應該讀的書,奔忙於去看應該看的。 他到來的時候,急促的告訴他我所有的這些身心經驗,這時我才第一次感受到這些 “一個人” 的經驗,化作了血肉,沉澱入自己的內裡。 **** 28 + 8 = 36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翻譯 | Leave a comment

民族國家 與 全球化

尋找不到網路波文,只好不辭辛勞,自行下手。記得已經失聯數年的 WTO專家、丫頭博士說,她的世界差不多都是在數字與曲線之間過日子。尤瑞根 哈伯瑪斯 提供了我們一般人一個很容易就可以理解的文字。借助歐盟走過的過程,去瞭解各個國家在折衝與互動之中,會產生的種種化學變化。 做為一個國家主權不足,又飽受中國文攻武嚇,內部更由於長年教育影響,而有認同問題的台灣,此文是一個很好的借鏡與參考的研究。這裡僅挑一段與中台類同的部份,以不割離滅裂、斷章取義為前提,摘要轉貼出來,“大快朵頤” 一番。原文載於 1999年6月的 “台灣社會研究 季刊” 徐季耘 中譯。 ---- 尤瑞根 哈伯瑪斯 Jurgen Harbermas The European Nation – state and the Pressure of Globalization 民族國家的式微 I . 自主力的損失-一個國家再也不能仰仗自己的力量,提供其公民充分的保障,使不受 “其他” 行動者決策的外在效果所影響。就此來說,一方面,問題包括了「同步發生的邊界犯行」,如:汙染、組織化犯罪、武器走私、傳染疾病,與大規模科技有關風險等等。另一方面,本國雖然心不甘情不願,但仍須因為其他國家精心算計的政策,承受後果,而本國公民卻對此政策的形成,絲毫無關,受此政策影響的情況,卻又絲毫不亞於他國公民所受的衝擊。 ii . 有權制定民主決策的一組人,卻與受此政策影響的另一組人,無法吻合。每當發生這種情況時,民主正當性就有所虧損,有了赤字。 iii . 歷來民族國家用來動員,以求透過干預來遂行正當的社會政策能量,亦被侷限的問題。一方面是,民族國家在其領土上的行動空間已受限制,另一方面是全球的市場及加速的資本流通,兩方面之間的差距,愈拉愈大,這就使得「本國經濟在功能上自給自足」的景況,江水東流,一去不返。 .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網文精選,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