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7

貨幣系統真相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7/02/19/%e4%bd%8e-%e6%ac%b2-%e7%a4%be-%e6%9c%83/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網文精選 | Leave a comment

我是個卡在基層,不上不下的社會邊緣份子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30293 我天生就不是一個天之驕子,我也不是一位學術菁英,社會強人。 我是自西元1985年六月出生,同時我是位私生子,我的父親一直到我二十六歲時才見到過,我並不是在一個幸福的環境下出生,我這輩子沒有見過我其他的同父異母的各位兄弟姐妹,我的媽媽也因為這樣一輩子名譽受損,甚至深受責難,但又為了持續養育我而決心獨力撫養。 為了我的生活,她出外工作,到了晚上深夜才得以回家,往往我只能看見她喝醉催吐在馬桶旁的身影,然後哭著入睡,曾經數度問我要不要乾脆就這樣離開人世好了。 . . . . . . . . . ,  

Posted in 網文精選 | Leave a comment

愛,逆轉勝 – 紀寶如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台灣 的 產業發展

自從台灣產業由於改革開放的中國有著人口紅利的優勢,在不數年間,近乎全數移轉之後,台灣的製造業在初期還可以依賴出口零組件等半製品在中國組裝,然而隨著時移勢易,最終的空洞化是必然的趨勢。面對如此產業大量出走的窘境,在之後當選總統的馬桶全力配合中國的政策之下,台灣不但經濟最終將陷入難以挽回的境地,甚至國家主權都要受到侵蝕、成了附庸,以至滅亡。 經濟發展面對如此窘境的當然不會是只有台灣。這就有幾種想法,最普遍的就是產業升級,或者產業轉型。還有一種就是 : 〉〉〉外勞自由化;外勞自由化後老闆賺大錢,大投資,台灣勞工管則外勞。勞工除了管外勞以外,也可能變老闆。外勞自由化後,很多勞工就會自己買機器當董事長,因為創業門坎降低了。外勞自由化就是全台灣請外勞生產,台灣人當管理階層,等同勞工也是半個老闆,這就是外勞創造GDP,老闆,勞工,政府,外勞大家分,全嬴。〈〈〈 一言以蔽之就是繼續溫存於 “傳統製造業”。台灣人則不是當起了老闆,就是成了管理階層。這個說法見仁見智,詳細不談。 -- 上面這個連結給了我們很好的 idea。做為郵輪產業,據統計,目前每年光靠基隆港就有 100萬人次的出入。台灣在地理位置上地處南北樞紐,加上政府提出了 8年 8000億的預算,基本上用於建設貫穿全台的捷運系統。只要好好的整合,尤其提升台灣做為觀光產業的軟硬體,整個台灣就可以完整的建構出一套很好的,鏈結出從日本、韓國,以及從東南亞諸國,穿梭旅遊的觀光產業鏈。 民進黨執政的全台捷運計畫是否有如此的構思不得而知;讓郵輪旅客從、比如從北,首爾、大阪 登船,在基隆 下船 ; 從南,怡保、新加坡、馬尼拉 登船,在高雄 下船,這之間就在整個台灣的台北與高雄雙向流竄 hop on、hop off,其產值絕對相當可觀。只是你台灣值不值得人家流連忘返!?政府與民眾在個別與共同合作,可以做,應該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 “南向政策” 其實還是在找另一個兩頭在外的(就業與利潤),工資低廉的 “新大陸” 而已。吾友 某,從事 pu工業用槌的製造,工廠不大,從手槌到大掄槌,應有盡有。訂單隨時飛來,沒有大小月景氣問題。原因可能是 pu 槌市場規模不大,垂涎競爭者少之外,還有就是獨有的製造技術。記得在他文中有提過台灣 “精緻紡織品” 的製造;諸如此類在傳統產業鏈被拔除之後這 2、30年來,由於各種因素,仍舊存活在台灣的產業,政府似乎從未正視過。從最近鬧得很兇的 “一例一休” 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發現到台灣,尤其在中南部仍舊有相當多的中小企業、大小工廠,在台灣無論什麼原因,不離不棄的存在著。針對這股個別細小的力量 (註),政府應該盡速重新恢復在國民黨兩岸政策走向統一之後,形同虛設,甚至廢除掉的 “工業局”,加上在工研院專設單位,針對這些小工業,由提升至部級的 “工業部”( o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博士的愛情方程式【小川洋子】

讀中國書容易瞧不起日本。 ---- 博士 的 愛情方程式 作者: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WTloEBGwDA 作曲: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fhthMnLDz8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gLaQKp8EaA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理 療 一 番

理 療 一級棒 過氣網紅 某,來示矚代査 蒸氣足浴器 價格,當下孤狗了一下、日幣 20000。價格相宜,款式高檔,至為引人。此物類歸 理療器材,每當公餘返家,餐後浴畢,坐上個 3、50分鐘,一面流覽報刊雜誌必當益壽延年,尤其長期使用,長命百歲。 記得約 30多年前,日本友人寄來一份 型錄,希望我在台代理銷售。當時新開發產品,上下兩層熱水療器,附加數包藥粉加入,據說坐上個 2、30分鐘,全身汗水淋漓,去病驅毒。如此說來,那幾包必得續購的藥粉,乃處方秘製,功效尤其宏大。以個人之九怪,當下評估了一番;此物構成,上置手下置腳兩個塑膠成型的長條盆子,再加一個連結成一體的鐵管架;當然最重點的是必需長期添購的藥粉,可是長期消費。這個東西到底有何療效、療效來自何方不說,就算小本經營,真要推廣非得全心投入難以成功,也就不了了之了。 台灣人酷嗜日本藥品,日本理療器材從頭至腳也是種類繁多。個人購置過幾項,比如:按摩棒棍、頭皮按摩、腳底滾輪、足部超音波水療。差不多當你陪侍逛街,尤其到了百貨公司的五或六樓,相當疲累的時候,就有相關賣場。無論那一樣,稍作試用,確實相當解勞。日本製品別緻精巧,尤其也真有實效,會想購置一件相當順當。 數年前,性情可議的家內幫我購置了一座 按摩椅。每當筋骨痠痛,疲勞失眠,坐上一個療程,總是神清氣爽,又是一尾活龍 . . . . , 必需先捻暗燈光,屏除聲響。放倒椅背至適當角度,選擇療程。於是槌具啟動,又捏又槌,在四下寂寥之中,只聽槌具敲打扭動,上下ˋ移轉的微微聲響,加上足部的氣壓擠迫聲,如同夜晚蟲鳴,令人更加沉沉入睡,忘憂於十三天外。 讀中國書會瞧不起日本。然而對蟲聲纖細美好的感覺,日本人有著如此的情緻:“もののあわれ”、因物憐情。時序入秋,遠處傳來 蟋蟀 的聲音,在秋之憂愁中,洗滌了心靈。記得幼時,暑期長住松山姑媽的日本家屋宿舍,一到夜晚就有蟲聲悉悉。不知何故,似乎如此意境的感覺在其他的文化氛圍之下,察覺不出來。 這讓我想到了 松尾芭蕉 的名句: 「古池  蛙飛竄  水之聲」 古池や  蛙飛び込む  水の音 古池的幽靜  蛙躍的動態  水的聲響;簡單幾筆就構成了一幅非常靜逸,又充滿生氣躍動的畫面。 不才一時興起,於是也胡謅一闕: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