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iseilio

あ な た へ

あなたへ 作詞:香西かおり 作曲:村下孝蔵 出会う事も恋におちる事も  思いもせずに過してきたのに 相識 相戀   不知不覺中走了過來 偶然も運命という言葉も  今はすべてがいとおしくなるの 偶然 運命   如今都已成了甜蜜的回憶 あなたが大好きな風たちの声   町映す川のせせらぎも 你最喜愛的風聲  映照街景的川水鱗光 生き急ぐ私をだまって抱きしめる  あなたのぬくもりに似ている 默默的抱著奔忙的我  宛如你的溫暖 幾度か見上げた空に一人   音も無く流れる星を見送る 幾度一個人望向天空  送走無聲息的流星 いたずらに移り変わる風景と 彩りがうれしいけれどせつない 喜歡變幻的景色與色彩   卻是如此苦惱 あなたが大好きな鳥たちの歌 陽だまりに光る魚たち 你喜歡的鳥兒之歌   光影中閃爍的魚兒 ほどけてく私の心ごと抱きしめ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四國德島】秘境 祖谷溫泉 蔓橋

http://brezel.pixnet.net/blog/post/21577547-【遊日】我往故事裏去%3A看平家物語遊京都 《平家物語》主要敘述以 平清盛 為首的 平氏家族 的故事。前六卷描寫了 平氏家族 的榮華鼎盛和驕奢霸道;後七卷著重描述了源平兩大武士集團大戰的經過,渲染了 平氏家族 終被消滅的悲慘結局。全書共一百九十二節,其多引用了相當數量的中國典籍。作者主要是圍繞在 平家 的兩個時期(平清盛時期 與 平宗盛時期),保元之亂 和 平治之亂之後進行描寫,通篇以史書編年體為主。 全書主要分為三個部份,第一部分敘述 平清盛 當上 太政大臣,平家 盛極一時。但 平清盛 當上高官後,開始跋扈,控制整個朝廷。第二部份則是在 平清盛 因為熱病過世後,由於長子 平重盛早就去世,只好由三子 平宗盛 繼承 平家。但由於 平宗盛 個人能力不夠,使 平家 漸漸衰落。此時 木曾義仲 趁勢崛起,打入京城,逼迫 平家 撤到西國。不過 鐮倉 的 源賴朝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柴 寮 偶 寄 4 / 2018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RMwXdVeGos&t=1646s ) 無論討論或留言,都顯示台灣還是一個很傳統的社會。情很深,一有差池,就是一番廝殺;輕快一些,就是選擇離開,也就沒有自殺、情殺這些事了。應該是特有台灣種吧。關係如此密切,沒事才怪。 * * 實在說,我不習慣看人曬恩愛,公開談內心世界,即便是個大作家。尤其事過境遷,別人來談沒辦法,自己還要出來攪和自己和牽連她人早已過去的事,實在是對不起林女士。也或許就這麼些元素:包括比如纖細、敏銳、文筆,還有 “論述” 能力,湊在一起,才成其為大作家吧。在現代社會也是少見。比較像是演藝圈。 ———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9INGwT6u9Y ) 美,是一種生活,自己要被吸引,每次的造訪,其實是應該說:「對不起!又來打擾您了。」這叫教養。美,更是一種追求;自己都無法意識到美。何來追求? 為什麼京都與江戶會不一樣!?亞洲人對西方糾葛的心理,很難批判,無論是日本,還是中國。可以肯定的是,日本基本上算是很早就解決了。中國的對峙心態,則反而變本加厲;尤其在經濟有了發展之後的現在。 * *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PNbE7RiAFM ) 日本的原文是這樣 – 「在時間上趕不及,因此語言慢了半拍。自己懷抱的意思,在用語言追尋的思考過程,是個長大的作業。當語言趕上了,可以預料此時 “意思” 也已經蒸發了。語言,也可能在空間上趕不及。什麼 語言 都有可能因為容積不足,以至 意思 “出格”。過於勉強,就可能傳達錯誤。想到如此,語言為之封閉。如此,一面懷抱著某些想說的 話,一面卻已被 “無話” 覆蓋在四週,沉默 的塊壘就形成了。」 * *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euiKbAloo ) 不知是亞森羅蘋,還是江戶川亂步。喔,是藍衣社。 ————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8/03/blog-post_0.html?showComment=1523793393939#c2812250626835930957 東南亞華僑以高姿態對台灣本土的不以為然,甚至歧視,以當年飛彈危機,顯現得相當清楚而全面。 可以推為代表的以新加坡的李光耀為代表。李登輝當上總統,李光耀的態度顯現得勉強。不是蔣總統的現實讓他顯得很不自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柴 寮 偶 寄 | Leave a comment

泰 公 說 法

如喪考妣的立場。 泰公 這麼說。 美中科技戰透視  

Posted in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文學 的 政治觀點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euiKbAloo ) 不知是亞森羅蘋,還是江戶川亂步。喔,是藍衣社。 ——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9INGwT6u9Y ) 美,是一種生活,自己要被吸引,每次的造訪,其實是應該說:「對不起!又來打擾您了。」這叫教養。 為什麼京都與江戶會不一樣!?亞洲人對西方糾葛的心理,很難批判,無論是日本,還是中國。可以肯定的是,日本基本上算是很早就解決了。中國的對峙心態,則反而變本加厲;尤其在經濟有了發展之後的現在。 ——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PNbE7RiAFM ) 日本的原文是這樣 – 「在時間上趕不及,因此語言慢了半拍。自己懷抱的意思,在用語言追尋的思考過程,是個長大的作業。當語言趕上了,可以預料此時 “意思” 也已經蒸發了。語言,也可能在空間上趕不及。什麼 語言 都有可能因為容積不足,以至 意思 “出格”。過於勉強,就可能傳達錯誤。想到如此,語言為之封閉。如此,一面懷抱著某些想說的 話,一面卻已被 “無話” 覆蓋在四週,沉默 的塊壘就形成了。」

Posted in 柴 寮 偶 寄 | Leave a comment

這本帳其實很難看得懂

https://eoiss.wordpress.com/2018/04/16/雜談-part55-簡談看懂國際局勢背後的第一步/ 為什麼中共的政策會相當粗糙;也許和土八路的大花臉性格有關。場面的漂亮話,言簡意賅,聲如洪鐘,氣勢十足。如此的感覺代入官僚血液,再由能言善道的紹興師爺敷衍成章,自然就成了政策。這就是初中國文課本讀過的 “文學政治”。 鄧小平走後,中國差不多就進入了 “諸侯割據” 的時代。既得利益的江派、紅二代、解放軍,或許擁眾三百萬的鐵道部,為了存在,在各方利益勾串下,大肆建設高鐵。天高皇帝遠,官官相護,一聲GDP令下,反倒成就了大小諸侯與豪門。 政治上各搞個的,上下交爭利,馬列史觀的經濟學家們,則埋首於低工資而來的亮麗高數據,在五里霧中埋頭苦說。也配合上以美國為首 “瘋中國” 的世界熱潮;中國真的發了。挖東牆補西牆、乾坤大挪移式,有 “中國特色” 的經濟史觀於焉誕生。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8/02/16/說-得-還-真-狠/ 政治、經濟上如此,在軍事上更是大肆擴張。弘揚國威,大搞油水。現在更成了 “內外兼備” – 對內鎮壓,對外弘法的大內宣。 這本帳其實很難看得懂;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習大大真的非獨裁不可,而且在這十幾二十年間可以萬世一系;成效會如何難以知曉。從任用美國通的劉結一,為的也就是要呼弄美國,只是時宜移勢易,官位恐怕不保。一切可還真不知道如何是好啊! 性格、結構決定命運;從外部來看,心中有著來自歷史的陰影,只有將這些陰影去除,如此具侵略性的亢奮與躁鬱,才可能治好。好在這些心理症頭,成因如此明顯,需要的只有對自我無情而條分縷析的理性,與採取自我療癒的行動。西方的經濟理論、體系,不是無中生有,而是一套百家爭鳴,伴隨著經濟的自然脈動,而且適應經濟情勢,隨時有新觀點產生,一切爭議透過談判,逐漸展開的共構體系。巧取豪奪,價值、道德淪喪,積久成習,毫無所覺的這個政府,最終只給國家、民族帶來災難,人民何辜?能夠維持國家運作順暢的,對尤其是厝內頭嘴這麼多的中國來說,就是 “人民的就業”,而能夠提供如此巨大就業人口的產業,就唯有 “傳統產業”,“傳統產業” 一走,前景堪憂。如何處理,誰也沒有答案。以中國如此龐大的量體,“高成長” 應該循序漸進,平均分配,慢慢消化、享用成長,進行轉型改革。短短二十多年間,繁華倏忽而來,倏忽而去,“形格勢禁” 已經是相當艱難,志得意滿,甚至滑稽突梯,更是危疑重重。能說的只有:一切都已經過去,不要搞對抗;康健身心,開放心胸,真誠的加入國際社會,共存共榮,這才是中國的真正未來。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中、台交手 的 一段經典

中國大範圍以武力破壞現狀的強勢崛起,在經過一連串戰機繞台威脅之後,宣告了中、台之間 “維持現狀” 政策的失敗,也揭開了自 ’96 年飛彈危機之後,兩岸再度進入對峙狀態的序幕。 讓我們將時序拉回到中國開始改革開放的 ’90 年代初;中台間自二戰斷絕多年的往來後,開始有了大量的民間交流,終至當時的總統蔣經國迫於時勢開放老兵探親,再加上中國低廉工資的原因,在經濟上大量的台商選擇出走中國。這時的台灣,無論政府、民間,整個思維都陷入了中國狂熱的狀態。如此的情緒與思維,其實不只台灣,可以說是包括了歐、美、日,整個世界都陷入了 “瘋中國” 的狀態。這在日後也給中國帶來了過多、過快、太過容易的經濟起飛負面狀態在此不表。 在如此一面倒的傾中氛圍之下,台灣的執政當局面臨了政權被傾中狂流吞蝕的空前危機。做為因 “天意” ( 第一次 ) 繼承國民黨大位、 “相當國民黨” 的當時總統李登輝,在執政權受到架空,兩岸和議,以及以新加坡總統李光耀為首的國際催逼之下,對中國的政策顯得捉襟見肘,不知何去何從。直到某一日,李登輝顯然受到台派友人的點醒,才終於領悟到,只有保衛台灣的存在與價值,才是做為 “台灣” 總統的真正意義與目標。 好事者、新加坡總統李光耀,熱心的調合兩邊,終於在 1993 年促成了辜振甫與汪道涵的會面,完成兩岸以準政府姿態首度正式接觸的 “辜汪會談”。這不但給中國帶來了日後進一步進入台灣內部進行兩岸 “整合” 的契機,也給台灣島內部分保守力量在民族情緒宣染下的民眾受到鼓舞,而有了 “大勢所趨” 的泛泛氛圍。這給李登輝、集思會、民進黨等台灣本土力量帶來了重新思考如何定位,處理兩岸關係的重大考驗。 代表兩岸友好的 “辜汪會談” 之後,下面是 “推開”  的一個重要的翻轉過程,似乎未曾見到有人提到過,讓筆者在這裡強做解人: • 1995 年 6 月,李登輝總統應邀前往美國綺色佳(Ithaca)參加康乃爾大學的 校友會,並發表演說 :”民之所欲 長在我心”。打破了將近17年未有中華民國最高層官員訪美的慣例。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