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台語流行歌曲

台語流行歌曲

Eternity 的說法、憂慮我可以了解,不過我覺得這樣談,談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因為你要批判的其實遠不止台語歌曲,如果願意一項一項去挑出來的話,差不多大部份 —— 說白了 —— 就是屬於本土的事務,大部份必需受到質疑、改革。如果願意自己在心裡默默一一列舉一下的話,答案恐怕差不多就是這樣。 與其它文化範疇的東西一樣,台語歌曲源生自其母體台灣社會,是這樣的風土與水米,才產生出這樣的曲調與歌詞,是其母體的自然流露外顯,是街頭巷尾庶民生活情感的總體呈現。它並不必然應該負有傳播它地、反攻大陸,文以載道、教化民眾,甚至被視為藝術品供奉、贊揚的必要。我們覺得歌曲低俗,唯一的方法只有從母體著手。 《 GrisGris :「 ….我不特別在意本土不本土,本土也不會因為我在不在意而消失,我更在意前不前進。媽祖迎面而來,一群人就扑倒在地,如喪考妣 ;菲律賓的天主教徒,鐵絲穿舌、鮮血淋漓,其它地區教徒的敬拜可不見得就是必需如此。」 air 桑分析的真好。其實你指出的這個我不是完全贊同的觀點,這個問題我還沒想得很清楚。我不曉得說,我們是要用什麼標準來去看這些宗教或民族儀式(之前這個在某欄有討論過,目前該欄已上鎖)。是要以局外人的心態,符不符合開發中國家的人道對待標準來看待,然後用公權強制力去逼他們一定要如何如何才是有格調的宗教文明?還是完全跳到那些儀式裡面,先理解為什麼有這些恐怖低俗儀式的存在理由,再去由體制內改革(如使用說服方式,先替他們想看看儀式的改進方向,又不抹滅對神明的誠心)?……..當然這跟台語歌曲的問題又不太一樣,先就此打住吧。前面欄主提到民歌,我記得我正好前一陣子做過這樣的東西。 我想我從來不敢表現說我台語歌有聽到多深多廣,也不敢說民歌時期的東西多麼有研究,更不敢說有多到比欄主看過的專家撰寫的對台語歌曲研究專門書籍還多;只能說,我剛剛好對它們有興趣,如此而已(上次網聚,還被考倒這樣,是說被考倒也沒什麼好羞愧這樣 :…. 》 air : 關於宗教我是有意沒再去提到,因為這是台灣傳統,也不知何時開始讓我有“ 更變本加厲 ”的感覺,容易引起反感如已鎖那一欄的可能很大,當然主要也是沒有找到得以改善的方法,也超過我的能力。妳說的都蠻在線上,或許網上名家願意提出看法。大米與老鼠也是不錯,不過當然是有模仿的痕跡,它並非來自封閉多年的中國社會本身,真正的中國本土應該還是 小調。我在首貼曾提到由文化情境而來的差異,喜歡校園民歌的族群大體上是在年輕學子,它的產生其實是來自對一向流行於校園之間美國鄉村歌曲的反動,而非台語歌曲,當然也無法取代台語歌曲族群,國語老歌也是一樣。兩者之間的情境有社群區格的不同,有語言的不同,有流行趨勢的不同,當然別忘了 ﹕有世代的不同。五十多年下來,歲月的經過,5、6、7…年級生,已經完全馴化,連母語都無法使用。一個文化情境在似乎無意之間消逝是很可惜的,在庶民之間,這和藍綠沒有關係,卻是絕對的政治議題。音樂抒發人的情感,本來沒有好壞之分,長不長進的問題,社會本身是什麼樣子,它應該就是什麼樣子,這就是曹長青所說的「真實」。台語歌曲當然也又生發了能代表新世代情境的非主流音樂、樂團。就我來說能引起的感動,當然就不似傳統台語歌曲,這是文化情境的不同,是世代的不同,也就是 代溝。我用心的聽了 閃靈,說淚流滿面當然不是我的風格,但深刻的感動是肯定的。詞曲合一,完全的顯現了面對強敵的台灣政治情境,是精血之作,這就是很純粹的生命力,雖然如此純粹的、充滿爆發力的生命實存,卻也是可能被政治的現實抹殺、摧毀的。妳說得很對 ﹕台灣已經展現了文化多元的社會形態,而這都是拜的 民主自由精神 的果實,人們不應該讓這樣的果實被落伍的力量吞噬。 人間社會的種種議題,其實都需要由各專業領域,具有學術訓練的學者專家來談。我懂得不多,由常識出發的議論容易有誤。黑吉桑要離開一陣子,順道邀些通森林學的六條通專家去攷察攷察台灣景氣,拜拜 ﹗ 〉〉〉GrisGris ﹕歐吉桑!再次感謝你!祝考察台灣經濟行程順利! 當然這些是現象,未必是當年國民黨的 ”刻意 ”打壓,但確實是存在的:因為教育,台語使用人口沒有成長,台語使用人口被刻版印象為只有老年人及中下階層才會使用的語言。就算年輕人們有心要使用自己母語來創作,創作的訴求對象也大多是與自己同齡的台語使用人口( 而這偏偏又不是刻版印象中的台語主要使用人口,所以他們的創作都是非主流?),這本來就是世代與世代間無可跨越的鴻溝之一。看到 air 桑說到的這點,跟我前面提到的年輕草根搖滾支持者的觀點類似( 只是論述者的角度正好相反,然後我所說的年輕者是不會去關注所謂老人們愛聽的音樂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台語流行歌曲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