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影音娛樂

立 木 • 橫 木

幸田 文 住在奈良的時候,西岡兄弟兩木工師傅讓我聽了很多事,很是幸福。在各種話語中,有機會就一再重複的是:木頭是活的;這話讓我印象深刻。 這裡說的 木,並不是說立木的 木,而是在說 材。西岡說立木有立木的生存方式,材 有材的生存方式。假設 立木 是第一生命的話,材 是以第二生命存活,將材當做死物處理,是膚淺的認識;這是工匠的看法。又有一次見到了弟弟的木材師傅,說不要老是看活的木,木的死 也要看一看。這裡在說的也是 材,而 木的死,這種說法稍稍令人難以領會。問了一下,死掉的木 與 死木,怎麼說都好,自己也無法很好的說明,不過說 死掉的木,總覺得有什麼不同。朽木、腐木、腐朽材、廢材,任那一樣的無法完全吻合,還是說 死木 最為恰當。平常在語言上不囉嗦的人,如此堅持主張,可以察知是相當思慮過的結果。讓我看的是拆解下來的杉、松、檜的古材。似乎已經相當脆弱。雖然脆弱,卻不失各自的本性,很清楚的松就是松,杉就是杉。 死掉的木 與 死木 - 很難抓到他的差異很糟糕。應該不是腐朽了。在腐敗進行之間,看起來一直存在的汙穢,這些樹木並沒有曾經經過的樣子。說腐朽了,好像也沒錯。然而說腐朽,也還是會有汙穢、陰氣共存。然而倒也不是這樣,()。在被使用的地方,久久的服勤,也無所謂何時終止,不經意之間無損傷的功成身退,無宣告死亡的就終結了。這應該就是木工師傅所稱的 死木。帶著一點無垢無苦的天然死的意味吧。因此,因外部而死的原因,得了病、受了災厄、病苦、或者就稱做死木吧。沒有向木工師傅問詳細,只是我的猜測,可能錯了。無論如何,從木工師傅的人品來說,總之對他獨特的語言選擇,留下了強烈的印象。從語言的使用來說,無法知道是否正確。是先前的木是活的,而這個木是死的,在說這是相對於材而說的工人跟前,也只能順著他的心情、感覺去追蹤了。 「可是木工先生,沒有其他說法了嗎? 死掉的木,這不是有點像小孩子的語言嗎?」 「沒辦法耶,那應該已經是最好的了。」 說得堅實、真切。 在樹林中,多少都會碰到一株或兩株的倒木。被狂風捻倒的,因壽命,一晃而倒的。原因各式各樣;沒有被人類侵擾,平安、大氣、寢姿美麗,站著眺望,不免想起了奈良的木工師傅。那位木工師傅看到了栽植森林中,披著青苔外衣,平安橫躺著的倒木,不知道會說什麼。材 原本是立木,倒木 原本是立木,不過這不是 材。想問問這要用什麼語言表示呢?我想這總要有個稱呼,卻找不到適當的名詞,雖然可以直呼 倒木,卻總覺得有體貼一點的名詞。會這麼想是因為,倒木一般就顯得平安,有清潔感。不過也可能都那麼乾淨,在颱風的通路下,看過一整列倒塌的松木林(バリモミ),其悽慘的狀態,令人意氣消沉,至今記憶猶新。已經是年輕十幾年之前的事了。碰到如此集體死傷的樹林,還是要早一點再去看一次。已經到了不想再看的年齡,所以就倉促上路了。 在十多年前就聽說過北海道野付半島的ドド原野,有著ドド松的枯木林。初夏的時候,有人來信說,在濃淡來去的海霧中,直立枯萎成了瘦骨嶙峋的枯木,(),受得了這種景況的人很少。光聽都覺得需要有相當的心理準備。從另一方面看,如此潔淨的墓所設計絕無僅見,為何一齊去逝固不可知,對ドド松來說可能滿足至極吧。從弔問的立場來說不會中途半端,卻更加接受其清爽的氣氛。然而在北海道,野付 也是相當遠,時日不易配合。 然後到了這個春天,在專門研究()的青年,以及年青女性親戚的陪同下,做了心理準備出發去了停滯在心裡已久的 野付。 然而付根半島的向前徒步的停車處,望向手指前方的ドド松,好像久違不知過了十幾年的歲月了。遠方逆光線看得到的是,只有幾科學梧桐()一般的棒狀枯木而已。底下明晃,空空如也,失望得真是連話都說不出來。雖說來都來了,連下計程車卻都免了。司機顯得婉惜說:大約四五年前還看得到。要我看是不是要摘一些停車場盛開著的黑百合花。後面還有行程所以回絕了。喜歡這種花的人不少。這種花顏色氣派,卻是相當素樸的純黑,而且向下開花。我一面笑著,一面想像著,枯萎了的ドド松,不堪於自身重量與潮風,漸次的失去小枝,失去大枝,終至崩解的姿態。而剩下的一些殘片,也由於觀客急速增加所帶來的喧鬧,而急著紛紛歸土而去吧。不過觀光區無須宣傳,應該早晚也就是潮風、海霧的墓所,和現在一樣,成了空空如也,通明透徹,只剩空氣而已。如果這也是樹木終結的一個型態,那也就這樣了。只殘留了惜別之思。 同行的是一位親切善良的年青人,應該也很蠻有力氣。話不多,適當的教著我種種。因為是我拜託他說要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翻譯,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戲 迷

地方戲曲 以至 京戲,都會有 戲迷,這與其表演的性質有關。觀眾關注的除故事之外,主要還在伶人 的演出,講究的是在伶人個人本身的唱工與做工,所謂的唱做俱佳,燈光基本上是打在個人身上的。與地方戲曲相比,所謂 聽戲,還是要以京戲 慢條絲理、輕挑慢捻、死去活來,最為出類拔萃,入門不多,這裡不多表。大場面,講排場,以至翻筋斗,插科打渾,對真正懂得畢上眼睛,頭隨扇搖,享受絲竹雅音之樂的戲迷而言則純屬餘事爾。 中國淪陷共產之後,父親自中國來台的舊識因避秦禍,先後舉家遷台定居,不免要來找父親小拜個碼頭,上上館子,時相往返,大家都在找出路。幼時嗓門兒亮麗、高亢的筆者,就這層緣故,與同一屋簷下的表兄,隨著唱片直起喉嚨,忽生時忽旦,一人分飾兩角,學舌了幾大段。晚餐前後往往心血來潮,高低揚抑,生旦輪轉,唱將起來,小弟郭今花一番。 當年學唱的唱片是馬派的 馬連良。學唱的兩齣是,武家坡的红鬃烈马 與 四郎探母 的坐宮。武家坡從 “一馬離了西涼界,不由人 . . . . , ”;尤其進入武生西皮快板,加鞭快馬,扯起嗓子,全本一腳踢,一時聲震屋瓦,電燈光閃爍,毫無冷場,家裡上下無不視為音樂奇葩。幼時因為童音未轉,情感豐富,反串起青衣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初中開始鴨胸仔聲,轉大人之後就嘎嘎嘎嘎乎其難,要硬拗就顯得不倫不類了。 在京戲之中,男扮女妝稱作 乾旦,其中皎皎者自以 梅蘭芳 的花旦馳名中外,為眾所周知之外,另有 “戰宛城” 一劇中,為 曹操 所垂涎,而後終行同房之好的 張濟寡妻 鄒氏一角。當年在中華路 國光戲院 舞台上所看,深閨寂寞,春光外顯,粗線條的 鄒氏﹙觀此人與亡夫一般貌品,不由我情脈脈亂動芳心﹚,對上體魄高大魁梧,整臉塗白,一身單色洋紅的 一代梟雄曹操(見佳人把我春心打動,好一似天仙女下凡塵),穿插戲份稍輕,卻豪傑、美女強弱勢易位,是一場參雜著搞笑與有意粗俗,很有意思的兩幕挑情戲。鄒氏 一角,安排由骨架較大,嗓門兒較粗的男人扮演 ﹔雙方熟女以小應大,色迷以大挑小,是頗為出色、成功的搭配。 史依弘 我愛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Z73v_vkNEE 小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bFUXsrOYAw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兩 性 關 係

這樣比較合理: 現代性關係, 已經應該更屬於 “sport” 的一種 – 這是電視上某日本女士說的。 兩性互相吸引,原始來自性荷爾蒙的彼此勾引,不過 “愛情” – 即便是短暫的, 才是真正能讓性 進入欲仙欲死的狀態.。真有了如此的愛情, 就不是 “sport” 了。 問題出在愛情往往經不起現實折磨, 能夠白首偕老, 愛情如一, 總是很令人羨慕. 現代社會對數度 change partner 有著更多的瞭解, 與接受,台灣這麼多投水、仰藥、投缳、吞槍、殺之千刀、傷害對手,感性過多,無法掌握情緒-純屬多餘。學校教育、社會文化處於於前現代。“外遇”,可分可合,連 “通姦除罪化” 、“結婚” 都成了多此一舉。最後的一個一般也就是最好, 最速配的一個 . 這就是演化。如此的社會,兩性關係的好壞,與律師、心理醫師的收入成反比,兆天下之和樂、太平。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HO Model Train 何 時 再 相 會

雖然走得如此匆匆,臨行的此刻,仍舊無法忘懷自己昔日的輕忽。拙於言辭的我,已然不復記憶曾經彼此交換過什麼話語。青春的肉體聲氣相求,歡樂的時光日以繼夜。搭上漁船,出海求生,一去兩年,臨行未曾予妳適當安置,甚至支言片語的交代,這是一直耿耿于懷難安於心的未竟之語 ‥‥‥, 再會,心愛的 ……。 ( 繁華的青紅燈 ) 摘自 :喝 彩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_YAhcOpoRI) (背景日本美女的眼睛會wink,是約50年前的3D印刷,臨場效果沒有出來。) 何時再相會 詞:葉俊麟 ( 雨の港 唄・藤島桓夫 ) 青紅燈照著街路 嘸知阮一人 離別著小姑娘 忍著心苦痛 心愛的再會啦 最好當做一場夢 請你保重祈禱著你 萬事照希望 啊甲你分西東 何時再相會 酒場的哀愁音樂 催著阮珠淚 一時也心茫茫 要去叨一位 心愛的再會啦 嘸甘給你來拖累 你著原諒不是男性 無愛你做堆 啊今夜來分開 何時再相會 淒冷風一直吹來 加添阮悲哀 咱明知無緣份 何必來熟識 心愛的再會啦 嘸願耽誤你將來 祝你快樂祈禱著你 嫁著好尪婿 啊永遠無人知 何時再相會 ---- HO Model Train 夜明けのうた

Posted in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雪 国 - 川端康成

年 輕 時,與 國 際 學 生 數 名,於 寒 冬 透 過 旅 行 社 代 訂 三 天 兩 夜 的 湯 澤 自 由 行。 湯 澤  正 是 川 端 康 成 寫 下 “雪 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音樂 與 情愛

國外曾經有一份調查顯示,約 90多% 以上的流行歌曲,都是關於愛情。台灣早期台語歌曲,由於受到日本的影響,有不少的歌曲,其歌詞屬於勵志性質,相當能夠撫慰,甚至鼓舞人心。到了現代,屬性似乎仍舊如此,也更加產生出不少種種關於親情的描述,成了一大特色。 原本是想就新潮文庫這本「音樂與女性」做一些摘錄,以有限之生,渡無限之涯。可是拿起書本,順手翻了幾頁,這要真弄起來,結果只會成為抄書。所以僅就書中所引與 “情愛” 有關的樂曲,除了作曲者相關的情愛本事(早年在台灣,看電影有內容說明單,就稱做 “本事”。),做數語的簡介之外,就是引介該樂曲,將作曲家與情人之間的情愫,與從而產生的樂曲,做一番聆賞與比對,算是一種另類的 “音樂欣賞”。 此書原文出自 日本音樂之友社 所發行的 「為女性的音樂教養講座」,包括「教養的音樂」、「音樂與女性」、「生活中的音樂」等三冊。「音樂與女性」見於 新潮文庫,是五十多年前,由在當時音樂出版界相當活躍的 邵義強先生 所編譯。有喜歡 Romance 者顯然會覺得意猶未盡,不妨去買一本置於床頭,看看諸大音樂家的浪漫逸事。 [ 熾熱澎湃的感情,在創作時必得先經過冷卻,重新賦予秩序與排列,成為一種客觀的真實作品,這才成為「藝術」。] ---- Moonlight Sonata - 貝多芬 貝多芬 原本想送給他傾慕的貴族千金 朱麗葉塔 • 桂察第 的是 “作品 51之1 的輪迴曲” ,可是當時他有力的後援者 李希諾夫斯基公爵婦人 卻表示想要這首 輪迴曲,所以將同時期完成的這一首 Moonlight Sonata 題獻給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戀 曲

                   

Posted in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