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我看「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

中 立 台 灣 ! ?

台灣地理位置重要, 尤其本身就是中國侵吞之標的物, 唯一自保的辦法就是選邊。否則真正的雙邊關係無法建立, 實務上也運作不起來。 美日安保條約簽訂後, 其實合作並不順暢, 直到中國對日威脅表面化, 兩國在實務上才真正完成對接, 得以操作, 真正地建立起了順暢合作的夥伴的關係。 當自由民主論述越來越受到關注後, 中國只是一個要去穩定, 並幫助其超越困境的因素, 給予過多的份量, 都不恰當。基於上述的原因, 台灣要保持中立, 在自我防衛的戰略上會變得無法設定。當棋子 !? 被出賣 !? 誰當誰的棋子, 誰被誰出賣很難說。 台灣/中華民國 兩個概念在台灣一直混誵不清。台灣/中華民國並用, 其隱藏的概念其實很清楚, 就是 : “中華民國”。問題在於 “中華民國” 這個概念其實內涵也是隨著時間而變動。所謂 “維持現狀” 也就純粹成為一個具壓制性的政治語言了。中國, 在 “中華民國” 依舊實質存在的情形下, 過度的去就 “中華民國的遺產” 做繼承, 比如在南海的島礁擴建。由於此舉引起了周邊國家的強烈反彈, 很有效的讓這個原本在國際間日漸消沉的流亡政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我看「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 | 1 Comment

我看「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

如果這個島的罪孽深重 重如堆在你身上如山的石塊 你替我們大家承受天譴 你累世的路 今生最崎嶇 可以啟程了 不要驚怕 前面是明亮的坦途 – 鍾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錄 ﹕ http://www.open.com.hk/1003p31.html” ( 作者  金恆煒) http://www.socialforce.net/phpBB/viewtopic.php?t=1602 ( 作者  陳增芝 ) —————— 龍應台 ﹕「在地的那六百萬人,經過五十年的日本的殖民,他的二十萬子弟被送到婆羅洲, 被送到南洋去戰死了,他回來回到台灣,他發現他是站在歷史錯的一方,他的過去是不能 對子女談的,因為他為日本人打仗 ﹗」 —— 台灣,你的一切,她的這幾句話已經替你說完了﹗﹗ http://www.cw.com.tw/book/1949/video.jsp 「 政治的人物,他去挑選歷史,挖掘歷史的時候,都是為了他目前在權力的運作裡頭他需要什麼東西,他就去挑什麼東西。那,在這本書裡頭,我是希望說我們在這個大機器裡頭,國家的大機器裡頭也好,那個政治的大機器也好,你雖然是個螺絲釘,你要認識到說,歷史裡頭被挖出什麼,不被挖出什麼,記憶的黑盒子,那個被打開,那個不被打開,是誰在做決定 ﹖﹗我們自己要有點想法,尤其對台灣史部份。我原先進入這個叢林之前,我就是想要真確的去了解我的流離的外省父母是受到什麼巨大的心靈撞擊,可是我開始沒幾個月就知道了不行,我一定要去了解那在地的六百萬人,在一九四九年,看到那些潮水一般,講話都聽不懂的難民進來的時候,他的心情跟他的震撼是什麼。但我今天想的說,怎麼一九四五到一九四九這麼幾年關鍵的年代,我知道的事情就只有一九四七,二二八,這不可能吧 ﹖﹗這麼複雜的年代。我是帶著這個疑問在去深掘,然後才發掘,然後才發現,原來這麼過去二十年,台灣政治的轉變,台灣史已經出來很多很多了,但是這一年來我才發現,哦n–、哦n—(就是說 N O ﹗啦 ﹗),其實出來的是非常非常少的部份 ‥‥,‥‥ (李濤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我看「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