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推薦何清漣:霧鎖中國

推薦何清漣:霧鎖中國

發表於: 2006/06/08 09:29 文章主題: 推薦何清漣: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策略大揭密 將一種有背於對中國民主化充滿期待的民意,深入的揭開其盲點、誤區的看法、論說,對於無論是中國的民主運動人士,或處於因風雨飄搖現實,而以中國民主化祈取台灣安全的台灣人士,都是一種背叛,需要有相當大的勇氣與說服力。 相對於中國民主運動人士對中國共產黨政權的批判,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得到國際投資的大量湧進中國 ,以及世界範圍的中國製品氾濫,很穩固的支撐住了中共的有效統治。它當然有著巨大的壞帳,有著巨大的資金外逃,然而這就如同一家負債經營的公司,只要它現金週轉無問題,只要繼續能取得銀行的中長期融資,它就有可能繼續存在,甚至擴張、翻盤。如果我們有一天看到支撐中國經濟的力量,其外資以及外銷比重降低,可以不假外求的時候,靈巧的對應是很重要的。當然各種負面的數據、必然會有的經濟的循環,也讓人們對中國經濟的前景抱持疑問,或者說它其實就是在 經營負債。所有這些,我只能以一個很普通的商業社會人士,提供一般商界所會有的很平常的看法。這就是台商絡繹於途的原因 ﹕——雖然中國今天的場面,其實也就是這些台商去幫它撐出來的。 中國社會今天的很多現象,其實也正是台灣過去二、三十年前的化而大之。台灣在經濟上 上上下下多次,有多少商家是整天跑三點半,撐過,或沒撐過的走過來 ﹔又有多少商家是夜裡飲酒作樂,美女數十名過日子 ﹖更冷靜的去看待、接觸各種現象,應該可以讓我們更清楚的找到我們自己的可為與不可為,讓步伐走得更穩健。 中國是一個人口大國,也是一個官僚大國,借助著遠非昔日可比的寬裕手頭,與現代的知識和工具,這個仍舊由共產極權官僚統治的國家,或許就是一個古中國王朝的再現。貧富差距與階級矛盾是不可免的,巴西如何 ﹖﹗印度如何 ﹖﹗烏克蘭、俄羅斯如何 ﹖﹗這些都無法詛咒它不是一個比我們台灣在國際地位上更為正常的國家。 中國在經濟上似乎走上坦途了,然而政治的改革也在相同的原因下,更為黯淡而不可期待。相對來說,台灣比它幸運的是獨裁統治必需打著民主招牌與其共產黨敵手相比劃之外,更必需仰民主聖殿的美國鼻息以求生存。因此台灣的地方選舉儘管至今仍舊弊病百出,卻也讓民意有一條疏通、出頭的管道,而幸或不幸的,二二八事件更提供了台灣民主化的爆發力,僅此而尚不足,我們更出了一位台灣的哥巴契夫 —— 民主先生 李登輝。所有這些都是台灣民主化得以取得初步成功的原因。 中國現在似乎有了鄉鎮級的民選政治櫥窗,民間也有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創傷,但在數字的巨大差異下,這些力量都變得很微不足道。當住在上海外環的小市民,走進了高樓大廈節比鄰次的內環出借地,當這些或許仍舊需要到溫主公、法主公求取生活平安,仍舊必需去抽靈簽卜顯掛的上海在地市民,走進了各式百貨公司、現代店鋪,其心中的寬敞舒暢、挺胸抬頭,正如同我這個四帖半的市井小民,在翻閱流覽著價廉而美麗的日本婦女雜誌之余,很慶幸的感覺到 ﹕我也是一個幸福的 中產階級。 哥巴契夫在俄羅斯的政治改革基本上成功了,經濟卻陷入困境,自身的權位也因受到挑戰反嗤而下臺,如果他能夠如中國一樣,在尤其像是如六四一般的困難時期,有來自台灣的商人仍舊持續不斷的大量輸入包含著技術及市場的大量資金,我相信今日的俄羅斯會完全不一樣。 中國人一般誤以為其政府是因為優先採取經濟改革,所以取得成功,這不但是有問題的認識如同上述,甚至因而步入了不易回頭的政治誤區而不自知,這對中國推動民主化運動的人士而言,更構成絕大的挑戰 ﹕一方面在政治上要以等同流亡的力量強力推展民主改革,一方面卻要受到民間取得利益的龐大集團的反對,所有這些都是台灣經驗的重演。台灣的民主改革似乎成功了,但這個或許可以引為助力的 Power 其實也是受到大部份的民主運動人士所「實質」反對的,這就是 ﹕—— 大一統的民族主義。也正是這樣的民族惡靈,有可能讓台灣的民主化功敗垂成,更反過來鞏固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對我來說,這就是我所認為的獨立、統一的內涵的一部份。 中國經濟的步入坦途,絕大程度是由犧牲台灣而取得的 ﹗ 邱永漢 這是一個標準鼓勵大膽西進的文化人(﹖),這位經常以在一般商界尤其外銷廠家間很常聽得到的通識,作為自身高瞻遠矚前進大陸而自詡的商業買辦,多年來助長、加速台灣的空洞化,與中國傳媒會同倡言 大中華經濟圈 就是他的志氣。在他最近的一篇專欄裡提到「 李登輝、陳水扁都是有需要的人物,而台灣目前以保持現狀為佳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推薦何清漣:霧鎖中國,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