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政治雜談

川普 台灣 彼此手中的 對手牌

美國第45任總統 川普 在商場上曾經四落四起,做為商人已經非比尋常,從其1999年曾經登記候選美國總統的經歷來看,十多年來其個人在政治 - 特別是在美國與國際間的權力關係,必定在各相關領域,透過與政界人士的交往,有相當深入的鑽研,遠非一般、尤其是台灣的企業主所得以企及,更不用說攀比了。當然這指的不是合縱連橫、權力運用而已的權術手段,而是指對追求本國意志與生俱來的堅持。這樣說,從他競選時粗魯的語言來看,固然顯得抬舉,然而從他優秀的子女來看,川普應該比一般以 “商人” 二字做為奚落他能力、位階,甚至品德的看法來得繁複。也就是說,他的接觸範圍相當多面。他既不像一般一路從政的政客,也不會像因為有錢,而以瞧不起 “政客” 為尊榮的台灣企業主所得以比擬。(這些可以另文說明。) 在國際關係的表述上,川普 固然砲火四射,而其中夾帶的重中之重,恐怕是非 中國 莫屬了,因為不但兩國貿易逆差巨大,在地緣政治上,美國 受到 中國 的挑戰,已經到達劣幣驅逐良幣的歷史階段。 一般專家認為美國對弈中國,手中的牌遠遠多於中國,個人想當然耳的也認為如此。提高關稅、杯葛RECP、軍事圍堵,以及中國內部不言自明的紛擾等。任何功業的成就,大破才有大立;對川普的團隊來說,在太平洋一線與中國的地緣接觸上,除了俄羅斯、日本、韓國之外,最為觸動中國神經,也最具威力與危險性的,恐怕就非 台灣 莫屬了。這就是為什麼川普不時拿台灣,對中國叫板的原因。就中期效應來看,美國接近台灣、充實台灣,不但給中共帶來統一機遇漸失,也導致習總的就長遠的立場來看,執政上的威脅。對台灣來說,需要究明的是,川普美國的中國政策的最終期待是什麼?對台灣來說,至關緊要,不可不察。中國做為一個大國,無論如何都有他令人難以忽視的影響力。作為世界霸主,美國如何利用自身的能力,有效的予以 “調教”;交往、引導、規範、壓制,彼此之間如何應對進退,在在牽動著台灣或強或弱的局勢推挽,與伺機而動。 大體來說,美國做為一個標榜人權的國家,只要中國善與對應,謹守國際應有準則,達成雙方經濟的平等互惠共存共榮,這應該是美國現實的想望。在這之前,台灣如果未能掌握美、中兩國攻防之際的陣陣脈衝波,達成台灣的國家目標,或許最終就歸入可以是任何型態的中國管制,成了在中國與世界和解趨勢下的犧牲品。如此的理解,就不熟悉 “中國文化” 的美國來說,應該是相當自然的思考。如此的思考,夾雜著對中國古文明的崇敬,可以散見於克林頓、歐巴馬執政的美國,甚至日本、澳洲、歐洲各國以往對中國與人為善、深具期待的交往態度可見一二。 中國,做為一個歷史大國、文化大國、人口大國、經濟體大國、創傷大國,透過他必然的教育表述,其不甘於臣服做小的心理,相當自然而合理。也就是說,這個 “文化自有” 的國家,與一般稍具大國意識的新興大國一樣,都有著其實並不健康、難以保持平常心的情境心理。中國只要一經過前述與世界共存共榮,沉潛整軍經武的階段,由於他的文明未能隨經濟發展而現代熟成,以其 “份額” 之巨大,其主宰世界的終極想望,其實相當難以平復。 美中對壘即將登場,美國在經濟上折衝、軍事上強勢圍堵,將是起碼終川普任內的局面,中國是否願意在內外交困之下,漸行改善自身體制,或者中國做為前述大國,在且戰且走的半封閉狀態下,倚靠 “一帶一路” 的日漸成形(很難啦!),1.負隅頑抗,終至衰頹、或者 2.枯木逢春,老神在在?他經濟的高峰已經過去,台灣在川普任內,起碼應該達成已經被罵到臭頭的轉型正義與整軍經武之外,早早與中國處於一種零和的、非台灣主動的,不相往來的兩岸狀態。統合國家意志,因時依勢,向中國整體國家建制叫板,完成脫離中國,創新文化的獨立自主,結合海內外中國人,以明言嗆聲的姿態,開啟中國政治改革開放的反攻大業。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08/02/20/%e4%b8%8d%e8%a6%81%e5%a6%96%e9%ad%94%e5%8c%96%e4%b8%ad%e5%9c%8b/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七 海 遊 龍 之一進港

原本是打算就下面這篇留言,再做一番申論,只是由於來頭太大,“為賢者諱”,在這裡僅就當時的時空背景,再做一番延伸。 「 過去30年是世界走向中國的狂飆年代,戒急用忍顯得多此一舉,說鎖國太沉重,否則川普今日也無須大喊製造業回美國了。很多事今日可以做,也只因為時勢已經轉變而已。蔡執政,可能產業方向不同,成敗不知。經濟當然重要,卻與政治、社會,犬牙交錯,很難完全脫鉤的去理解。獨沽一味,有損說服力。戰後台灣經濟固然繁榮,政治、社會,其實是乏善可陳的 - 如果不計入社會運動的話。這樣的情狀日本亦復如此、中國亦復如此。 •《老謝看世界》 2017-01-07!!」(註) 在 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由於中國改革開放,她的磁吸效應相當清楚,當時的郝柏村內閣團隊對此保持了作為一個對手國應有的基本態度,也就是後來李登輝提出的 “戒急用忍” 政策。這個政策一來由於大勢所趨,尤其捲入了台灣開始正式進入統獨的政治攻防,當然是路途多難。時移勢易的今日令人看到了,即便兩位如此高端的台灣精英,在時空的條件之下,仍舊會有來自其專業,甚至意識形態所帶來的盲點。 至於蔡英文 “維持現狀” 的政策,尤其在川普當選的挑戰之下,將如何調整,或者說她一貫的觀點所呈現的保守態勢有著什麼盲點,也相當值得討論。也許安邦定國的整體政策排序尚未展現,不過從她就職,以至最近以來所顯示的遲疑不前,甚至退縮,就台灣前途的立場上看來,這可能還只是一個過渡人物而已。透過媒體與民間的反映日漸強烈,推進的力道將來自何方,其實是相當清楚的。 註:此篇源自四處留言的另文 “四海遊龍”(原名:啪啪走)之延伸。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30年來日本對中國的感情變化

前一貼 日 本 不 足 的 軍 事 力 出版於2008年,距今已經過去8年,白雲蒼狗,世局變換,令人唏噓。一個強權的誕生,是否依據倚負於經濟成長的軍事崛起即可畢其功於一役?其原型的、真正的背景、內涵,有先天的歷史因素,也有後天因於人為的啟動,與政治難以控制的現實。中國的內容相當複雜,作為局外人隔岸觀火,一般只能揣測,其真正的運動機制,有時恐怕連中國人自己都如在五里霧中,做殊幾近之的議論。這其中有一項令人不禁感嘆的不健康的、病態的心理因素,普遍及於兩岸,以至全球中華民族,值得提出來瞭解、省視。 掌權的一切以我為尊,無知百姓一切向中看齊的中古皇朝心理,也從而形成了國家建構的落伍狀態,卻自以為 “中國特色”。中國共產黨 這麼說,無知百姓也覺得很對。唉,我怎麼老談這些東西!?做為台灣人,夭壽一點,就是請中國永遠保持原樣,繼續鬧笑話。「中國」- 沒有變;千百年來。 總結其結果,就是如下這一篇反方心路歷程的演變。歷史,就在當下、現場演進。我們的上一世代看的是二戰,再上一代看的是一戰,我們這一代呢!?三本鐵公雞真要大打第三回合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不妨膽大心細的觀賞這場現場歷史,在大家眼前鋪排,開展。世界要亡,主要還是在人的「貪婪」吧!? 大花臉性格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TSsWjBD3_g ---- 歌藍  2016.12.28 17:30 http://www.voachinese.com/a/japan-china-relations-20161228/3653768.html 即將過去的2016年,是日本對抗中國的政治意識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鮮明的一年。二十一世紀初還樂於在中美之間扮演關鍵“第三者”的日本,2016年已意識鮮明地在防衛、外交、經貿、金融等各領域加強日美同盟,務求對抗致力軍事和力爭改變世界秩序的中國。 2016年1月4日,日本剛過完新年假期、各行各業開工第一天,外務省公開批評的首個國家就是中國。外相岸田文雄在記者會上稱,中國利用在南中國海建造人工島機場跑道實施試飛行動“是國際社會共同憂慮的事務,日本為了維護開放和自由的海洋,希望與有關各國合作。” 當時日本共同社分析說,安倍政權明確了日本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顯示了與美國等共同步調向中國施壓的想法。”這是繼2015 年日本在南中國海問題上還只是展示“支持美國巡航行動”的姿態以來,上升到合作對抗的立場。 防衛省每年發表的《防衛白皮書》今年繼續強調中國威脅日本周邊安全環境,並把加強的防衛態勢從增設西南防衛部隊向部署薩德導彈(THAAD)方面擴大。日本軍機緊急升空對抗中國軍機的行動2016年更成“家常便飯”,上半年平均每天近3次。2017年約436億美元的史上最高額防衛預算也是主要用於強化自衛隊、海上保安廳對抗中國威脅的部署和裝備。 外交對抗 新年伊始的外交對抗立場貫穿了全年,日本隨後通過向菲律賓、印尼、越南提供海上保安廳的退役巡邏艦和培訓越南、菲律賓邊防守護人員等,直接援助各國對抗中國爭奪南中國海主權。 除了與中國有主權爭議的東盟成員國外,日本對抗中國東盟影響力的外交2016年還延伸到緬甸、老撾等與中國傳統友好的國家。其中緬甸獲得日本未來5年超過80億美元的巨大金額援助在東盟產生炫目效應,馬來西亞、泰國等也正準備提升與日本“共同價值觀關係”。 日本2016年也積極地與憂慮中國軍事擴張的印度提升軍事行動合作關係,今年6月4艘印度軍艦抵達日本出席日美印“馬拉巴爾”軍演,目標是對抗中國在東中國海的軍事行動。印度總理莫迪11月訪日、再與安倍展示了“日印蜜月”關係,日本政府傳出消息說:“安倍與莫迪討論了不少合作對抗中國的事務”。 2015年起開始與台灣總統蔡英文建立友情的首相安倍晉三,今年繼續通過政客帶信、恢復45年來日本官方電視台NHK的交響樂團首次赴台演出等,探索著日台最大範圍交往以對抗“一個中國”的製約。 安倍8月出席肯尼亞召開的第六屆非洲開發會議,宣布對非洲的經濟援助等,更被日本輿論形容為今年對抗中國的“宣言”。為了對抗中國在海外的影響力,12月日本政府決定在埃塞俄比亞等非洲中國有影響力的地區新設3個駐外公館。 日本的對抗意識令中國的警惕也上升到被一些日本網絡為主的輿論形容為“神經質”的程度。12月安倍迎接俄羅斯總統普京訪日,儘管安倍的初衷主要不是要對抗中國,但中國新華社一早就發表評論說“日本’拉俄圍中’”。正苦於日俄首腦外交一無所獲的安倍見勢推舟,強調日俄接近還有對抗中國的戰略價值,富士電視台一名評論員說:“果真如此,還算有點收穫”。 年底安倍訪問珍珠港、追悼75年前日本偷襲珍珠港造成的死難者,也被中國視為對抗中日曆史糾紛,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針鋒相對地說,中國也有很多追悼戰爭死難者的場所。 金融經貿 2015年日本社會爭議該不該加入中國主導的亞洲投資銀行,2016年在中國“加入還來得及”的誘導中,包括日本主流輿論在內,社會相當一致地相信專注日本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是最明智的抉擇,尤其中國對南中國海主權爭端仲裁宣稱“廢紙一張”,鞏固日本對中國不守國際法、不尊重國際秩序的印象,即使在下半年美國傳出川普政權可能加入亞投行的預測後,日本仍沒顯示悔意。 5月日本修改了《國際合作銀行法》,通過放寬對日本企業參與海外風險較高的基礎建設的融資,促進日企與中國爭奪海外基礎建設項目投資。此舉當時中、韓傳媒也都分析是“日本對抗中國的經濟行動”。 貿易對抗中國的意識也很鮮明,美國主導的自由貿易圈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2016年不但已在日本獲得國會正式批准,而且在美國遲遲沒推進的形勢下,日本更積極地推進法律程序,務求構築對抗中國主導的FTAAP(亞太自由貿易圈)的貿易同盟,即使面臨美國可能退出TPP的挫折,日本也按部就班、義無反顧地推進每一程序。 進入12月,日本正式宣布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國的地位,雖然此舉看來是追隨歐美步調,但來自政府的消息說,日本早就對中國政府庇護國營企業體制並刻意壓低鋼鐵、化學產品價格以求擴大出口、擾亂國際市場價格秩序的手段強烈不滿,認為這也是中國崛起以來,力求推翻迄今為止的國際秩序、自創有利中國的規則來與西方對抗的手段之一,決定遏止的政治意識下作出的定論。 改弦易轍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蔡英文內政外交夾擊

日本安倍首相會川普 蔡英文內政外交夾擊【新台灣加油】20161118 蔡英文與民進黨政府顯然毫無警覺:國民黨黨產將被封,兵敗如山倒,伺機製造動亂、造反,是必然的邏輯。指控黑道,書生之見,毫無意義。 -- 民進黨的取得政權,對以這些退將、教授、黨工 為代表的傳統執政來說,無論蔡英文如何 維持現狀,以 “中華民國” 自居, 中華民國 其實就是 亡國了。你如何去責備這些恨極了假中華民國的人投共!?即便是孤臣孽子的國民黨繼續執政,吳導演說的沒錯,中華民國走向投降,是必然的趨勢。因此,認為 中華民國 可以引導中國走向民主,也是虛妄的。民進黨敢因此而走向台灣獨立嗎?我看也不敢。不說國際尚未支持,自身島內民眾真有幾分覺悟,恐怕都有問題。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可以期待的只有國內政務的提升。如果連這些政務也做得坑坑疤疤,其實誰來執政都無所謂。因為一些理性思考以致進度緩慢,起碼個人可以理解,但、或許再等半年吧!純就蔡英文的姿勢來說,要成事不容易。特別是在兩岸之間,要走出台灣自己的格局,期待不大。 一個愈趨進步的台灣,人民的自主意識愈高-“不利兩岸關係穩定”;或許第三管道就是告訴她,交換 “92共識”,希望她起碼 “維持現狀”-小蔣式的,也從而得以 遲滯、阻擾台獨 的進程,共同維持局面。台獨聲勢的高漲,勢必走向攤牌;李登輝的時代只是 “推開”,現在是 “翻臉”,其結果、蔡英文會是台灣的柴契爾夫人嗎?- 雖然不是沒有辦法。 依據對手出招,時勢變化,預知後續,時時調整步伐、戰法;有願景,就必定有路線圖。可惜我不認為民進黨有。 ------- 宇宙強國港燦台巴合眾國1 day ago 台湾“国”内政务,也不会有提升,因为所有人都为政权而斗,没人鸟台湾百姓 Vincent Liao12 hours ago 小傻瓜,我這是在對台灣的一種鞭策,這種文字你們中國不易看到吧!?或者說,你們中國這種文字其實也很多,只是你不懂得看罷了。 宇宙強國港燦台巴合眾國3 hours ago +Vincent Liao 我知道你这是在对台湾是一种鞭策,而我的意思很简单,台湾用不着你的鞭策,因为台湾政客没人在乎你,他们只在乎你的选票。你的选票拿到手了,你是死是活没人介意。 至于你说:這種文字你們中國不易看到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雄 三 發 射

2016年 7月 1日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發表搞台獨13億中國人不會答應,同日台灣海軍,發射了一枚據說距離可以打到中國上海的台灣自製飛彈。台灣媒體、名嘴,有追尋原因,有窮追責任,各路意見領袖火花四射紛紛發表看法。牽動 如此複雜的事件,看法竟然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各路人馬是否腹中另有定見,難以猜測不加細述,卻往往形成一堵迷障,不意間倒比較像是 sakura。 事出有因,個人當然很難去揣度。然而這顆雄三飛彈的發射,不但是唯一一次從面向中國的台灣西岸發射,而且竟然就沒能射過海峽中線,大幅降低了對敵挑釁的程度。雄三發射操作過程嚴謹,顯然有人為因素,難以知曉。如果從 “結果論” 來看,無論其原因為何,在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的當下,台灣發射性能高超的雄三,在冷和的狀態中,鬥而不破,“楚河/漢界” 的兩岸關係,綿角(南部腔為 眉角。)隱約的浮現了出來。 據稱雄三的射程可達上海,而且低飛不易偵測。固然是以海上艦隻為目標,其產生之心理作戰效果,正是在 “不對稱戰爭” 中,遏阻敵方在不敢大動干戈之餘,以 “教訓” 為目的,而輕舉妄動的絕佳武器。這次的 “誤射” 無疑將有效的反制中國軍方在一向言詞囂張的同時,潛意識之中投鼠忌器的暗示效果。同時也藉助了這次的操演,展現了前所未見,台灣當局保衛兩岸和平狀態,不屈不從的決心,台灣民心、軍心也從而再次接受試煉,越來越 Q。 南海爭端 隨著七月中,國際海事法庭的判決即將出爐,局勢益見詭譎,不但有美軍二支航母群的巡弋,中國日前也派出了三支艦隊前往,箭在弦上的態勢似乎一觸即發。中國,由於內情複雜,在這裡不多做揣測。以中國目前海軍軍力,很難有奮力一擊的作為。假設其國內某方,為了遂其清除異己之願,Gumsiao Gumsiao,在南海輕啟戰端,無論其為兩敗俱傷,或者小有勝負,艦隊返航母港時分(ok, 私以為必須進入台灣海峽。海南軍港應該尚未成熟。),扼守一衣帶水的台灣海峽,數量不明的台灣雄三飛彈,必將成為中國共產黨土崩瓦解的最後一根稻草。 不戰而勝人之兵;相關各方大量採購台灣雄三飛彈,圍南海成甕中捉鱉,守株待兔,伺機而動,圍點打援,好戲連場。雙方姿態如此高佻,那邊不敢開火,那邊就是龜孫子。 -- 專家說佔海為王者為習近平 : http://taiwanus.net/news/press/2016/201607050509561106.htm http://www.taiwancon.com/244883/%e4%b8%8d%e8%a9%b2%e6%af%94%e8%bc%83%e7%9a%84%e6%af%94%e8%bc%83-%e8%ab%87su35%e8%88%87f35%e7%9a%84%e5%b7%ae%e8%b7%9d%ef%bd%9e%e2%97%8e%e5%9d%82%e6%9c%ac%e6%99%89%e4%bd%9c%e7%9a%84%e4%b8%96%e7%95%8c.htm ---- Bonus: April 21, 2016  留言 1 . Isei Lio 為甚麼民族的政治性格偏高,因為我們讀的經典差不多都和政治有關。老子對宇宙的大哉問,發展成了道教;西方對宇宙的大哉問,發展出了天文學。習近平上台,不少人寄予厚望,開始打貪,博得掌聲,之後的發展,顯示了來自因於自有文化的高傲,讓這個民族依就的原地踏步而不自知。新近接觸小部分的大量新移民,不見得對自身的政府,甚至社會沒意見,然而就是沒辦法。這樣的沒辦法,連處於民主發展階段的台灣都必須遷就他。台灣的歷程應該可以是一個參考,然而台灣太小,話就不知該從何說起了。 Ma Jia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中 國 特 色 的探索

“中國特色”,是鄧小平展開改革開放之後所揭櫫的國家政策,其後有了令人意外的增生與發展。當時的中國由於國家經過了一連串的政治震盪,經濟陷入困境,對經濟發達後,無論在國內或國外的政治展開,往往不易預料,只是隨著時日經過,今日的中國 不但攪動三江,而且是四海生波,蛟龍出海。 ㄧ般談論專制國家的經濟成長,除了中央統籌之外,會再提到的是領導人能幹、或者低工資等因素,而人們往往沒去注意到,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 – “拮取了外部自由經濟體的支撐與扶持”。去除了這個因素,專制國家的長期高度經濟成長是不可能的 。中國如此,新加坡也是如此;去除掉這個因素,小如古巴,是一個慘淡的具體例子,大的如前蘇聯,最終就是乾脆崩解了。 現在的中國已非昔日吳下阿蒙。由千年盛世的溫拿與百年落後的魯蛇悲願所凝聚的負面能量,與躍躍欲試,在身懷巨萬真金之後,由於陡然而富與思慮的欠缺,其言行有著令人側目的顯現。其歷年來引人注目的,先是江澤民的充滿自信,在國際場合引頸高歌,以至其經濟學家對中國的經濟發展,除了改革開放之外,做了比重過多在政策作為上的論述,高估了其實來自人口紅利,自然發展的政府的真正能力。一般人更沒有瞭解到其在終戰後政治上的走入歧途,導致延宕經濟開展的三十年失落,而人人歌頌。 鄧小平的這套改革開放政策,接續了中共在取得政權之後,為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所推翻的三自一包劉鄧路線。在戰後到改革開放這約三十年之間,由於自由經濟國家的經濟發展,在走過戰後的蕭條,以及接著到來經濟高度成長,社會繁榮昌盛,中國的改革開放,無異給了已開發國家一個當時所謂 last frotier  的無限商機,更給當時的中國帶來了無限良好的外部環境。照當時的總理朱鎔基的演講,外來資金超過 50% 來自海外華商。尤其六四天安門事變時,外資大量撤出,唯獨台商繼續加碼全力挺進。依照當時中國經濟學家吳敬璉的興奮描述:”錢多到無法計數”,而如此巨量財富所從來的緣由, 從當時外長唐家璇所說 :”我們賺的只是很少的零頭” ,也有不少媒體有這麼個說法 :”工我們在做, 卻都是他們在享福 !”,可見這些官僚們對經濟發展,國際分工的軌跡與現象,相當陌生。 時空的轉變,比較起當年劉鄧路線的時候,由於上述的原因,更有效的推動了中國經濟的發展。所謂的 “勢頭”。一直到 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溫家寶宣布四萬億救市計劃,此時中國所謂的 “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經濟”,其實已經步入了與經濟脈動纏鬪的、西方經濟論述的範疇。 西方的經濟理論,不是無中生有,而是一套百家爭鳴,伴隨著經濟自然的脈動,而且適應經濟情勢,隨時會有新觀點產生,逐漸展開的共構體系。 然而在認為經濟得以以人為主導的 “中國特色”  論述之下,”騰龍換鳥” 的說法於焉產生。 籠騰了,鳥在哪裡呢!?有兩隻;一隻還夠大卻不夠力,就是內需;一隻關不住也無法關,就是股市與房市。產業升級本來也沒錯,只是時機不對,尤其又實施勞動合同法,更是雪上加霜。問題在於,高科技產業能救中國嗎!?高科技產業創造的就業機會,遠遠不足以應付中國龐大的人口。不少人相當自豪於中國的 “量體”、認為人口眾多,市場龐大,外國人想賺錢,就乖乖的來下跪,嗑響頭;想打仗!?光口水就可以把你淹死。(從各種訊息都很容易看到類此形容的義和團情緒,不分上下。)其實,假設五億人是中國符合經濟規模與起碼社會舒適的數字,就她現在超過十四億人口的總量來說,她必需竭盡一切的力量,去幫多餘的九億人口創造就業機會。這是何等龐大,何等困難的任務。 (註:加拿大西岸隔著 ferry 約一個半小時的航程,就是與有著 36,188 平方公里的台灣約略相等大小的 Vancouver island / 面積 32,000 平方公里 ﹔台灣人口 2300多萬,加拿大人口 3300多萬。如果將加拿大人口全數移居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1 Comment

“特朗普主義” 在美國出現的社會根源

http://chinese.wsj.com/big5/20160219/opn155639.asp Charles Murray 如果你對特朗普主義(Trumpism)感到沮喪,可別騙自己說如果特朗普(Donald Trump)未獲得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特朗普主義就會逐漸消失。特朗普主義是許多美國人對美國演進軌跡所生憤怒之情的一種表達,而這種憤怒是合情合理的,特朗普主義的出現也在意料之中。特朗普主義標志著美國社會持續半個世紀的一種演化進程已經走到了最後階段,即美國對其深具歷史意義的國家認同的摒棄。 知名政治學家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在其最後一部作品《我們是誰?》(Who Are We?)中寫道,這種國家認同有兩個重要組成部分。其中一個組成部分是美國的盎格魯-新教傳統,由於美國目前存在眾多文化和宗教傳統,安格魯-新教傳統無可避免會褪色。另外一個組成部分是美國理念,這是美國人獨一無二的東西。正如歷史學家霍夫施塔特(Richard Hofstadter)所言:“美國是一個沒有意識形態的國家,它本身就是一種意識形態,這是我們的宿命。” 這種被亨廷頓稱作“美國信條”的意識形態都包括什麼內容呢?其核心價值觀可以概括為平均主義、自由和個人主義這三點。由此衍生出久為觀察人士所認同的那幾條人們耳熟能詳的國家信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機會平等,言論和集會自由,獨立自主,有限政府,自由市場經濟,分權制衡。 直到1960年時,這種信仰還是全國性共識。當年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肯尼迪(John F. Kennedy)、約翰遜(Lyndon B. Johnson)和漢弗萊(Hubert Humphrey)都真正信奉這種理念,他們與共和黨人的分歧只是實現方法的不同。 如今,這個信條已不再令人信服,其實質也不復存在。為什麼會這樣?推動這個逆轉過程的很多因素都可以在整個美國社會的發展進程中找到:比如新的上層階級和下層階級的出現,以及夾在兩者中間的工人階層所處的困境。 筆者2012年在《分崩離析》(Coming Apart)一書中詳細討論了這些新的階級。新的上層階級包括那些決定這個國家的經濟、政治以及文化形態的人。新的下層階級包括那些未能遵從美國公民文化一些最基本習俗(尤其是工作和婚姻習俗)的人。這兩個新出現的階級實際上都否定了美國信條,無論他們嘴上說得多漂亮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特朗普主義則代表了夾在這兩個階級之間的工人階層的聲音,向世人宣告這個階層同樣也在背離這一信條。 歷史上,美國例外主義最公認的方面之一是缺乏階級意識。就連馬克思和恩格斯也承認這一點。這是美國式平均主義。沒錯,美國有富人也有窮人,但這並不意味著富人就高人一等。 成功的美國人頑固地拒絕接受上層階級光環,他們通常比較低調,把自己當作普通人。大多數美國富人在普通家庭、甚至貧窮家庭中長大,在變成富人之後,他們在生活中仍保持著自己青少年時期的習慣和標準。 在美國的社會群落裡,社會和文化之間曾呈現出高度的異質性。法國政治社會學家托克維爾(Tocqueville)在19世紀30年代曾寫道,在美國,較為富裕的民眾煞費苦心地不顯得高高在上。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了20世紀,甚至在美國的精英社區當中也是如此。在1960年的人口普查中,費城高級住宅區Main Line的居民收入中值僅相當於今天的9萬美元。波士頓Brookline的居民收入中值為7.5萬美元,紐約上東區僅為6萬美元。在這些社區通常的宴會上,很多客人僅僅只有高中學歷。 但自那以來,新的上層階級發展出了獨特的文化。在半個世紀的時間裡,美國頂尖的大學吸引了全國各地最優秀的人才,他們彼此交往,相互通婚。聰明才智越來越受到重視。2016年,前面提到的那些精英社區中的宴會上,來賓幾乎全都擁有大學學位甚至更高的教育背景。他們大體上都很富有。當前Main Line、Brookline和紐約上東區的居民家庭收入中值分別在15萬、15.1萬和20.3萬美元左右。 這些晚宴上的談話可能與美國主流聚會上的談話完全不同。新興上層階級的成員很少被美國主流社會中最受歡迎的電影、電視劇和音樂所吸引。他們在飲食、健康保健、子女撫養、度假、讀書、網站瀏覽和啤酒口味方面有著獨特的文化。不管哪個方面,新的上層階級都擁有其獨特的行為方式。 新興上層階級的另一個特點是他們很容易就接受成為上層階級成員的現實並且對普通美國人表現出一種傲慢態度,這是美國社會的一種新現象。在與受過高等教育的朋友聊天時嘗試使用“鄉巴佬”這個詞,看看他們是否會產生聽到其他種族歧視語匯時的那種緊張情緒。當你提到“飛躍之地”(flyover country)這個詞而沒人問你這詞是什麼意思時,想想這意味著什麼吧。如果想不明白的話,可以跟一位在西佛吉尼亞購買了周末度假地的華盛頓朋友聊聊。他會告訴你他對新鄰居們的不屑,而這些鄰人他在華盛頓精英社區裡已經遇到過。 美國主流群體充分意識到了這種傲慢和蔑視,自然也受到了刺激。美國平均主義已經命無多日。 新的上層階級逐漸退出社會主流之際,新的下層階級在白人工人階層中出現,並在創造特朗普主義借以興起的社會環境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 自美國立國時起,工作和婚姻一直是美國公民文化的核心,白人工人階層一直秉持這一理念,直到上世紀60年代。幾乎所有的成年男性都參加工作或尋求就業,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已婚。 此後情況開始發生變化。從1968年到2015年,白人工人階層中,30多歲、40多歲男性(這對男性來說本該是工作和供養家庭的黃金年齡段)的勞動力參與率從96%下降至79%。同一時期,白人工人階層中,30多歲、40多歲男性的已婚率從86%下降至52%(非白人工人階層中30多歲、40多歲男性的勞動參與率和已婚率也出現下降,只不過降幅和持續下滑程度沒那麼嚴重)。 這是令人震驚的變化,而且這種現象在美國國內很普遍。目前在普通的白人工人階層居住社區,正值壯年時期的男性人群中,有五分之一甚至沒有找工作;他們依靠女友、兄弟姐妹或父母生活,或是依靠傷殘撫恤金、灰色收入、犯罪收入維持生活。近一半人沒有結婚,與大量未婚男性伴隨而來的全部社會問題都湧現出來。 在這些社區,大約一半的孩子是未婚女性所生,具有單親母親家庭孩子的所有問題,男孩的問題尤其嚴重。無論是在小城鎮還是城市地區,吸毒都已經成為一個大問題。 想一想這些趨勢對工人階層社區每個人生活的影響,包括那些仍然遵循舊規則的人群。他們發現自己努力工作,養家糊口,但鄰裡之間的傳統公民文化已經不復存在,社區氛圍不再友好愉悅,甚至不再安全。 在美國出現這種社會階級巨變的同時,還發生了其他重大變化,即美國社會出現了背離自由主義與個人主義的大規模意識形態變化,而這兩種主義是美國信條的兩大支柱。這種變化很大程度上由民權運動及女權運動引發,這兩場運動都是對美國信條的典型引申,對美國在實現黑人和女性權利方面提出了合理的要求。 但是,運動的成功卻很快導致與美國信條相矛盾的政策推出。平權運動要求將美國人放在不同的群體中加以考慮。保持結果的公平勝過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基於照顧特定群體的考量而制定的政策不斷增多,此類政策越來越多,而這類政策對應的特殊群體也越來越多。 到上世紀80年代初,民主黨精英們絕大多數都接受了一種與傳統上的自由和個人主義觀念公開沖突的意識形態。這一點鞏固了民主黨長期以來在少數族裔、單身女性和低收入女性中的聲望,然而卻得罪了另一個關鍵的民主黨選民群體:白人工人階層。 白人工人階層的男性是上世紀80年代初“裡根民主黨人”的典型代表,這個群體也常常被說成是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然而這個群體的憤懣卻常常被誤解。說他們毫無理性地攻擊跟自己外表不一樣的人,這是錯誤的。特朗普主義肯定有一些種族主義和排外的成份,我在推特(Twitter)和Facebook上寫了一些批評特朗普的文字後發現了這一點。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網文精選,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