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文摘隨筆

日 本 陶 瓷

http://www.wenxuecity.com/blog/201604/53688/830769.html https://www.damanwoo.com/node/88095 http://dajia.qq.com/blog/510920014825709.html 搜尋了一下 “日本陶瓷”,竟然有著眾多網頁,差不多都來自 中國。以 台灣人 之 哈日,似乎 日本陶瓷  的魅力尚未為大部分的台灣人發覺,赴日旅遊總是少了一項探寶的行程,實在非常可惜,有必要大力推廣。上面所引第一、第二個網頁,適合做玩賞日本的陶瓷世界,第三個網頁,蠻深入淺出的介紹了日本陶瓷的文化(可以跳著看)。尤其富有圖片,不妨進入遊賞一番 - 以個人多年的經驗,這個世界可還真的是令人如同進入了大觀園。一般台灣家庭不太重視食器,其實一般品項並不特別高昂,讓餐桌做一番改變;OK,不一定要日本陶瓷,任何形式的陶瓷都可以,起碼不讓 “炊具” 上桌是真的。 這裡還有一個個人經常光顧的日本陶瓷拍賣網,品項繁多,常有令人愛不釋手的物件出現。林林總總,這裡還有一個個人經常光顧的日本陶瓷拍賣網,品項繁多,常有令人愛不釋手的物件出現。三十幾年累積下來,就算每年買個三五件,其實也已經夠多了。要買買不完,賞心悅目,看看就好。 https://auctions.yahoo.co.jp/list5/jp/2084024038-category.html 使用日本陶瓷還有一個原因是,其他西方國度,無論外型、紋飾、製作,甚至種類,都沒有日本的多樣、成熟。台灣的百貨公司,或者鶯歌,相較起來,由於是手作品,屬於藝術範疇,要價高昂。一般日本的商品陶,不但製作精美,而且素樸、花俏,價格合宜,很適合一般家庭使用。西洋陶瓷,使用習慣不同,名牌品非常貴,外型更是截然不同的另類系統。咖啡杯、紅茶杯,準備個三五套,氣氛迴異,不同的文化時空,也很值得得推薦。 有朋友說他家用餐都用 保麗龍,連 “洗” 這道手續都省掉了。這像話嗎!? -- 翻譯 「在 朝鮮茶碗 進入日本之前,是使用 中國茶碗。然而怎麼使用都無法滲入心裡。顏色 與質地 的硬度無法適合日本的風土。那時不知是誰首先使用了朝鮮茶碗。。」- 立原 正秋 來翻翻我(立原 正秋)友人的著作 - 「唐津,屬於 李朝和風。這應該沒人有異議吧。井戶、雨漏、粉引、堅手、蕎麥、熊川、柿子蒂、三島、斗斗屋、刷毛目,李朝白瓷 就浮上了腦海。然而這些都只在渡海來到日本,才開始成了 “侘” (類如禪風)的茶碗。並不是李朝的陶工曾有著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載 歌 載 舞

精彩舞集,連 續 撥 放。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WOW。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7/10/blog-post_31.html 1990 年代 中國製造 初試啼聲,中國就有抱怨 “剝削” 的大官人士;富裕之後又由於由於錯誤的發展觀,提出了 “騰龍換鳥” 之說。經濟發展、生意經營很現實,在彼此固有的軟硬條件之下,你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人家找你,是看得起你,你能取得發展,就是莫大的福份。要賺錢,去中國,輸贏靠本事;賺錢,表示你轉得開。瘟龜A精墓礦,賠錢,原因差不多都要怪你自己。能夠淺嚐即止,翹頭走人,阉雞趁鳳飛,這就是真正的高人。- 做生意沒人強迫你,和意識型態毫無關係。 大約 30 年前,我們的經濟高官提出了這麼一個令人相當佩服的看法 - 台灣的企業無論大小,差不多都是家族企業。以賺錢為目的,名利雙收之外,更重要的是讓妻子兒女穿金戴銀,創新與研發云云,陳義太高(原典已失,文責自負。)。也是大約 30 年前,某日本上市公司老闆訪台,深感詫異所參訪工廠的研發經費竟然只有 2%。比較像樣的日本會社 ,富二代不行,由能幹之士接班,不談攀幫結派,整個員工構成鮮少家族成員掌控。薪資分配,上下相差不大,一般就比較像是 “社會公器”。 台灣這些企業主,人生的意義就是積篡錢財,又稱發展事業,即便大發其財,員工其實就是他 “生產工具” 之一環。現代素養的耿介之士,唯我 - 張忠謀。這是一股清流,可惜這股清流,似乎也未能取得 “台灣共識”。這就是太死板的一例一休不但受到資方的抵制,連勞方都在現實安排之下受到綁架而功虧一簣。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WOW。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6/12/09/%e7%94%a2-%e6%a5%ad-%e7%8f%be-%e8%b1%a1/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5/11/22/%e5%8f%b0-%e7%81%a3-%e5%a4%a7-%e5%b8%ab/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國標舞大師 周志坤

國標舞大師 周志坤 於2014年走了,享年64歲;走得實在太早。周老師 有著一大票和他一樣熱愛舞蹈,跟他學習的學生。大約30年前知道了有這麼一對彼此都熱愛舞蹈,時而出現舞台表演的夫婦。外型瀟灑、俊美、dandy 的周老師,表情流露出對舞蹈的熱愛,生命也從而在他每次出現的瞬間,透過肢體的舞動,散發出無限的光和熱。 在昏暗舞場,情人交誼的三貼舞,固然令咱這沒有經驗的土包子相當羨慕,對除了些許基本步之外,不懂得國標舞、社交舞的個人來說,透過音律與節奏,還是相當能夠心領神會國標舞由技藝與靈動交織而成的藝術性。只可惜個人性情呆板,不善於情感表達,即便想下海舞動一番,一層艱澀的心障還是不容易破除;尤其家內自幼時就是一個鋒頭頗健的小舞蹈家,不能不說是人生中一個動態的損失了。 https://www.youtube.com/results?search_query=%E5%91%A8%E5%BF%97%E5%9D%A4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6/03/05/6185/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樂曲 與 解說

對非專業人士來說,以樂譜來解說樂曲所描述的種種情境,要理解不太容易,儘管還現場以樂器配合解說。此外,聽者還需要對這首曲子的弦律、細微末節等等,要有一定程度的熟悉。如此來看待這種樂曲解說,才有辦法瞭解解說者對這首曲子的欣賞觀點。而對音樂專業人士來說,如此的解說就顯得多餘。能夠從樂譜解說中取得樂趣的,就只有未曾注意到細節的音樂專業人士。這就如同讀一篇文章,或者小說;對一般讀者來說,一篇讀得津津有味的東西,經過行家的細緻解說,讀者進入的層次會更加充實,更加全面。只是,音樂的樂理、樂譜,專業性離一般聽眾太過遙遠。 早年,中廣有一個由 趙琴 主持的古典音樂網,是以前喜愛古典音樂的人士經常光臨的節目。在節目中,不但有該當曲目的一般介紹,更花不少功夫透過樂曲結構、調性 做解說。對我等非行家來說,等於是只好跳過去的部分。就一般人的立場,播放樂曲之外,更多的可以是介紹一些該曲的背景、逸事,會遠為有趣。 底下兩首鋼琴曲的樂譜解說部分,從後部 Q&A 的第一位聽眾的回應就似乎有點意思:「當然你(內田光子)知道有些音符是快樂,有些音符是悲傷,就因為你彈得很快樂。」這句話似乎有那麼點 弦外之音,很難去猜測。「我當然知道這樣的詮釋,全然屬於個人, . . . . . . . .,」可惜,內田光子 過早的做出了很多可以解釋為 辯解 的回應,否則那位聽眾應該會說出更多的看法。 有可能這位聽眾的回應,主要來自 內田光子 隨著樂曲的發展,時而陶醉,時而激動 的面部、身體表情。如此很容易令人覺得是 “言過其詞” 的外顯,時而見於 靈恩派 基督徒的身上,相同狀態的還有另一位嫁給台灣 藝術專科學校校長 鄧昌國 的 藤田梓。如此表情,並不見於其他鋼琴家身上。或許來自於日本人追求甚至於深入魂魄的 精緻、專一,也或者就外族人看來,容易過度沉溺於感傷的民族特質。從解說過程,讓人看到了完全溶入的 “神采飛揚”;真是何等純粹的生命。 音樂描寫有各種形態,寫情、寫景、快樂、悲傷。一般說來深刻的感知,除了的確觸動人心的樂音,比如 宗教音樂 之外,就是來自悲傷的情懷。相較起來 ,Meditation 的音樂就很容易就進入乏味的狀態。悲懷 的音樂,有時可以朔源自聽者人生各個階段經驗的本身,而這正是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1 Comment

失控 的 宮廟文化

“宮廟文化” 是台灣原生民俗,原本沒有高尚、低俗的問題,卻是在政治擺盪之間被凸顯了出來。做為一個現代人是相當支持改革的。幼時一般有 “迎鬧熱” 的時期,家中長輩往往稱呼這些參與陣頭的人們為 “友A”。這裡很難對這個名詞做適當的解釋,似乎是一種非職業,因時參與的性質居多,從語意上看則顯得負面。不近於日本人說的 “遊び人”,應該台語中的 “七逃人” 就援引自此。現代的台灣 “宮廟文化”是否有問題?對如此黑道、白道夾雜的 “台灣文化”,的確應該有所作為,只是阻力一定不容忽視。因為這的確是在台灣相當廣泛,未經優化的民間內容。不但西裝革履的商家大老闆工廠開工必須祭拜,信之不疑,即便政治大人物也因此必須從眾追隨。這是古老 “巫文化”,在經濟發達之後,仍舊保持農村社會的必然現象,是台灣難以迴避的內容。 台灣的宮廟尤其在戰後,由於其擁有眾多信眾,結合了 “民主無膽 獨裁無量” 的選舉政治,很早就為政治綁架,直到今日甚至政治為宮廟綁架 - 台灣的 宮廟 夾持了 台灣的 政治與宗教。這次 減香 與 滅香 的對峙,正是如此政府與宮廟矛盾的表面化、台灣 本土民眾 與台灣 本土政治 的錯位交纏。民眾的 “信仰” 其實已經被顛覆,無論其為 正信,或者 迷信。各大山門教派,由於貪婪的原因,早已為 “金錢” 擺佈,也從而回過頭來擺佈民眾,並企圖擺佈政治。全稱褻用 “宗教” 的聖名。這就是戰後幾十年來台灣民俗信仰與政治敗壞的現象。 政權來自外地,對台灣佛道不分的民俗信仰,國民黨的確在早年就在政策上做過努力,儘管有著政治意涵。這樣的方向,也由本土政黨、民進黨接續執行。如此長期的努力,與二十多年來宮廟數的成長比例依舊懸殊拉開。台灣在戰後的教育,如果去除政治層面不談,純就學術學習來說,應該是成功的。尤其顯現在戰後的第三代,也就是以太陽花運動所呈現的現代精神。特別是大量學子的海外留學,進步的思潮,可以說相當廣泛的散布在台灣各個角落。然而呈現於社會四處的,卻有著更多沉迷於抽籤、卜卦、風水、相命 的次文化,這讓人很難理解台灣在歷史進階的意義上,到底處於何種階段。這與得以發展出眾多高科技產業的 “經世致用”,其實是背道而馳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陪 審

前不久,台灣民間掀起了司法改革有關採用 “陪審制” 的制度,而司法院則推 “參選制” 做消極抵制。相關之議題參考如下: http://www.peoplenews.tw/news/3bbe823b-b816-4a63-b0a2-9bce81630f87 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70325inv002/ -- 收到法院(刑事法庭)傳票(Summons)做陪審員。審判定於九月某日舉行,算是約一個半月之前寄出通知。可惜冇咖、冇郎載,無法參加。英文儘管不好,不過被允許 have a family member/friend assist on your behalf -這句就搞不來了;是說協助呢,還是代理?可以指派代表參加?很好的見習機會,只好忍痛放棄。回函屬於法定義務,也就是說未回函將被通輯。收齊後,將再做挑選。 記得在通校受訓時,由於數理太差,完全聽不懂(中心結訓後的分科方式實在有問題。),上課都在閱讀 2000英文單字構成的節本小說,其中記得就有被拍成電影、由 葛雷柯萊畢克 主演的 12怒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bb1QzQ9P1w)。 依照傳召的內容,有三個選項:1 . 我不是不符合資格。2 . 我符合資格。3 .我超過65歲。 在第1. 2.項,必須指出你不符合其所列要件之某項。這些要件除了非公民、非省居民、有犯罪紀錄,之外,差不多就是職業與司法有關之人員,含就職於律師事務所。 第3.項 的超過65歲,仍舊可以選擇參加。也可以選擇是單次放棄,還是永久放棄。 將相關網頁留存,有興趣時可以回頭慢慢閱讀: http://www2.gov.bc.ca/gov/content/justice/courthouse-services/jury-duty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