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日本概略

日 本 概 略

  10/02/2005     海外台灣人版 日本概略 〔 歡 迎 光 臨 由 野 侍 一 郎 開 欄 的 日 本 概 略。 以 下 為 本 人 的 部 份 , 共 分 四 個 單 元 ﹕ 1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本概略 | Leave a comment

日 本 概 略

來談點日本的茶道。 日本茶道牽涉太大,我當然只能就常識來談。 由於經濟的發展,台灣在約三十多年前開始興起了喝老人茶,先是講究茶葉,再來講究罐子,之後又有了「茶藝」一詞的出現。茶莊、茶藝館隨處可見,講究的是如何泡出一壺好喝的茶之外,掛軸大書一字 :禪、忍、隨緣等,人民的富足與隨之而來的生存壓力可稱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泡老人茶在台灣是久遠的庶民生活之一環。時序回到五、六十年前,在宮廟邊、小土地公(以前非常小)旁,往往有 勸善堂,也就是 講古間,中國稱作說書,往往就有老人茶供應。與中國北方茶館,以蓋碗就口一樣個意思(他們還有用玻璃杯或以茶壺嘴插口而飲者。),屬於農村社會的休憩所在。 幼時,家中是個小茶廠,出口至天津、上海、新加坡,算是在大茶包中躦來躦去的小子。婦女 檢茶、釘約兩尺半立方的木箱,釘鐵皮邊條,再刷字,KEELUNG(基隆) 一字就很熟悉。後來停業,有一陣子租給人做倉庫,有老者看顧,特別喜歡找我聊天,他用的就是一把小的爛鋁壺,放進茶葉,沖開水,雖然自己之後也附庸風雅起來,以每項目十件為限,這個那個的收藏,把玩了起來。實在說,個人比較偏好上述花錢不多,樂子不小的生活與樂趣。禪、忍、茶藝,這些名詞,內涵不清楚,外涵(!﹖)都著了相。 飲茶,在日本的茶道來說,僅止是載體,飲茶其實不是主要目的。 透過一套流派各自不同的規矩,與插花一樣,茶會 自始至終受到嚴謹的規範,差不多就是一個儀典。參加茶會者各有所司,訓練一個有教養的人應有的儀態舉止與禮節,人與人彼此間應有的對應方式。飲茶,也觀賞、贊美藝術。茶會之舉行,分春夏秋冬,也分早晚,穿著必需因應節氣修飾得宜。 每一次茶會,因為時間不同、穿著不同、氣氛不同,因此每次茶會都是不會重複、不會再有的緣份,每一次的一次,都是僅有的一次,因此在這短短的幾十分鐘裡,必需完美的進行儀典,是如此珍重而難得的聚會,在肅穆井井有條而疏緩優美雅致的氣氛中,成就整個過程,如同一件完美的藝術品 —— 這就稱做「一期一會」。 黛 敏郎 這位日本的音樂家寫了一本 “ 私の茶道入門 ”,後面一章列出了所有關於茶道的用語集。其中關於 一期一會 條下是如此說的 ﹕ 「參加茶會,預先應領會到,這是生涯中僅有的一次,主人、客人均應誠心誠意對處。 文獻上,最早收錄於 山上宗二記。井伊直(弓百弓)在他所著“ 茶湯一會集 ”的序說裡表示 ﹕茶湯的交會本來就稱做 一期一會,即使有幾次相同主客的交會,想到今日之會不可能再來,就實在是我一生一次之會。」 與女朋友約會,將每一次都當作這一輩子中僅有的一次而予以珍惜寶愛,在一起的時間就會變得如此貴重而甜蜜,每次都吸足了甜美的蜜汁,這就是“ 效率 ”的完全發揮 — 當然這也看對象;有問題的彼此,厘清問題的確是問題之後,在傷害還小之前,我勸 妳/你 還是趁早走人。 茶道的精緻進行,其結果也就是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本概略 | 1 Comment

日 本 概 略

看過 搶救貧窮大作戰 的朋友應該不少吧 ﹖﹗嚴苛的師傅與戰戰兢兢的學生 ﹔因為教導 所以可以是可以 使性的,因為學習 所以必需是 屈辱的。我完全的不以為然 !這樣的社會不產生 いじめ(欺負),什麼樣的社會會產生 いじめ ﹖﹗我要替日本人對 這樣的文化 提出嚴厲的指控 ﹗﹗﹕ 「 上班族的智力與氣力在公司耗光之後,已經失去了經營一個有意義家庭的元氣。中階的男性上班族醒著的時間,差不多完全被公司吸收的結果是,失去了公司以外的個人生活的氣力,而受害最深的就是 家庭生活。 日本人結婚生活的大部份,情緒是空虛的,更給小朋友帶來惡劣的影響。其責任大多就是在日本的企業。對員工做了過多精神上的要求。 日本 公式「解說者」的官僚、經濟團體、學者認為 ﹕日本人在根本上與他國人不一樣,對實現社會調和的意識天生有著較強的意願。而事實上日本人與他國人其實並無不同。由於受到公司強制力的束縛,也無自此逃脫的手段,因此反而是個人與家庭被破壞了。相同的條件發生在他國,也只會發生一樣的事情。 日本人的心理與其他亞洲人、美洲人、歐洲人並無不同。做為一個人,個人的正常成長因為受到妨礙,以至陷入精神的機能不全是很正常的。為集團主義所脅制,因而個人意志受到扭曲的日本人經常會發生人格障礙,而帶有鬱屈的敵意。研究日本人社會心理的美國學者指出 ﹕在日本的中產階級所常見的家族關係是 病態 的。」 其實 搶救貧窮 這個節目的 いじめ 與中國古時候小朋友學戲的 坐科 —— 打罵成器 並沒有什麼不同,就是要嚴厲。最近好像有一個洋人說現在的日本其實就是 19 世紀的歐洲,我不知道他談的是什麼,如果是出書,一定很精彩,值得買來看。當然文化不同,我們很難去說些什麼,日本人都不一定會贊同這些評論。(我曾在心情日記有意的貼了一篇 使用 台文名片,我就懷疑這個綠色網站,有幾個人會去實行,其實推展得開影響必定不小。可見推翻藍營與傳統體制的工程浩大。連我們自己都無法推翻我們自己的慣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本概略 | Leave a comment

日 本 概 略

  日本的「甘え」一辭,似乎很難在我們的語言中找到相同的辭彙去表達清楚。純從詞 義來說,可以是「想法太甜、太天真」,申論下去,更關係到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對待,也包括人與事務之間的處理。 日本人除了懂得自省之外,可能也因為善於整理的關係,因此有著日本人自我檢討的一套學術性學問,比如「恥」、「劣等感」等等,研究書籍相當不少,「甘え」一辭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照專家的說法似乎就是日本人性格的主要構成。 「甘えの心理」,作者 加籐諦三。一如既往這一本書已經購買很久,可惜自己差不多無法閱讀長文,因此也是差不多只看一下序或拓即置之高閣。在他的前言裡,這兩段相當要點,讓我引介如下﹕ 「我們一般都以為自己喜歡誰、討厭誰,是很容易知道的事情,其實這是很艱深的問題。」 「我認為 —— 人者,只要交往的人沒有錯,在生存的方式上,基本上也錯不到那裡。不過,在與何人交往,與何人親近的時候,那個人的優點、缺點就曝露無疑。 在感覺上只要有“ 甘え ” 的存留,有問題的交往 ——同時,分離的時候也一樣 —— 就產生了各式各樣的悲劇。我們大多數的人對於 “ 甘え”,從小就未曾被滿足過,也因為這個“ 欲求不滿 ” 的原因,在生存的方式上產生了很多錯誤。」 依我讀文的理解,交往與親近,就是甘え的開始,而這個時候人、事的優點、缺點就開始發生作用 —— 大千世界、人間萬象於焉產生。 下面是google 出來的連結,稍微流覽一下,學問實在是博大精深。請託(たのむ)、巴結(とりいる)、在意(こだわる)、客氣(気がね)、隔閡(わだかまり)、害臊(てれる)等等,都與「甘えの心理」有關。 http://www.google.ca/search?hl=en&q=%E7%94%98%E3%81%88%E3%81%AE%E5%BF%83%E7%9… 就我手頭這本「甘えの心理」,其中「甘え」一辭,似乎就只在前言中出現一次,下面連結的前段就說得較清楚 ﹕ http://www.fsinet.or.jp/~oak-wood/kokoro1/kokoro1.html 有興趣的同好可以去慢慢閱讀咀嚼。 為了給不通曉日文的朋友多一點瞭解,我以夫妻關係作例,稍做解說 ﹕ 由於丈夫的強壯與負擔家計,因此妻子對丈夫抱持依賴與愛情,很容易為有霸權心態的丈夫把持,以至一旦有所變故,生存立即產生危機,這就是以往「甘え」的結果 ﹔由於妻子的柔順與治理家事,因此丈夫對妻子抱持依賴與愛情,自身成了小孩子,對家事一籌莫展,甚至其實就是戀母情結的延伸,這又是另一種「甘え」。 夫妻之間相關的層面很多而複雜 ﹕家庭經濟、親子關係、親戚關係、彼此或各自的友誼、裡外事務的處理 ……等等等。在彼此的相處與對待上,以「甘え」一辭的正反面意義去推延理解,就產生很多可以思考的情狀。 「甘えの心理」這本書企圖達到的目標是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本概略 | Leave a comment

Re: 日本概略

10/08/2005     海外台灣人版 Re: 日本概略    阿勳 寫到: 我來講一個日本是 "類似" 警察國家的例子…。 在野侍大還沒回來之前,讓我就阿勳大的看法談一點我的經驗 ﹕ 我第一次赴日旅遊的時候,在新宿西口碰到有大約二、三十名的右翼年輕人在作定點政治宣傳活動。這對一個來自當時政治封閉國度的我來說當然相當好奇,於是拿起相機拍了張照片。這下可好﹔當中的一位走了過來要求我抽出底片,卻因為發現我是一個不通日語的外國人,因此就找來了警察,並被請進了派出所。片刻,乖乖﹏來了一部警車,把我載到總局(?),點蠟燭、灌辣椒水倒是沒有,可整整作了近兩個小時的筆錄,更與在日家人聯絡盤查一番後才劃押放人。 我是如此覺得 ﹕戰後的日本社會,由於政治的開放與流派的多元﹕有反安保、全學連、全共鬥、赤軍、中核派,在地方事務也有爭照日權、國鐵春秋鬥爭、反成田機場,這些我不曾去深入理解的一大堆社會抗爭,看在我的眼裡只有一個「動亂」可以形容。其後更有三菱大樓整棟被炸毀、麻原彰晃地下鐵施毒,就赤裸裸的是恐怖攻擊了。在一個自由開放的新日本社會,政府一方面要保障不違法的自由集會,一方面要保持活動中不起衝突,以日本人的小心謹慎性格會如此處置,以阿勳大與我不 同 的經驗體 會 ,我是如此切入去理解。 脫亞入歐、east / west 或階級觀念,我倒不覺得是個問題,因為這是文化,文化會隨著時代而改變。中國系統由於本性堅強,對西化的抵抗感一向就較大,或乾脆說反西方(現在的當頭鳥當然就是美國囉),因此改革總是困難重重,理解也很容易就採東西兩元、非此即彼的推演,而無法從融合的角度去理解。全盤的西化有必要嗎 ﹖歐美人性格之間恐怕就有很多不同的種類。我常覺得日本人可以放輕鬆一點,不過可能精緻的東西就造不出來,而對一向重視 群體 的民族性格,要求其轉化與西方人有相同的個人主義,則完全違反了其民族心理衛生,這樣的西化恐怕不必要,也反而是有問題的。比如社長的薪資與一般員工相差不大、公司會照顧員工(景氣低落力有未逮,這是另一回事),這些並不止是來自制度,而是深層的優良文化,在個人主義社會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當然不需要人就 lay off ,乾脆得很,在效率上來說是較高的。 日本人與其他民族一樣,總認為自己是與眾不同的,這一點我就情緒上來說不以為然,而就個人粗淺的經驗所得﹕起碼在亞洲人來說,我認為日本人的確是與眾不同。這就要請野侍大等各位專家來層層深入了。

Posted in 日本概略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