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網文精選

我是個卡在基層,不上不下的社會邊緣份子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30293 我天生就不是一個天之驕子,我也不是一位學術菁英,社會強人。 我是自西元1985年六月出生,同時我是位私生子,我的父親一直到我二十六歲時才見到過,我並不是在一個幸福的環境下出生,我這輩子沒有見過我其他的同父異母的各位兄弟姐妹,我的媽媽也因為這樣一輩子名譽受損,甚至深受責難,但又為了持續養育我而決心獨力撫養。 為了我的生活,她出外工作,到了晚上深夜才得以回家,往往我只能看見她喝醉催吐在馬桶旁的身影,然後哭著入睡,曾經數度問我要不要乾脆就這樣離開人世好了。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網文精選 | Leave a comment

政體變遷的國際面向:民主輸出、威權擴散與中國

中國光對美國出超每年達3000多億美元,讓局勢變得更為複雜。對威權國家來說,其內部問題並成不了焦點,甚至得以改善。 http://whogovernstw.org/2017/11/12/linpu3/

Posted in 網文精選 | Leave a comment

陳志武 教授

Posted in 網文精選,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中國的「救世主」心態要不得(轉貼)

苦口婆心,委婉建言,此文應該好好細讀。從好的面向去看現在種種政策,可惜中國量體太大,實在沒有人養得起。或者就被他吸光了。 〉〉〉「一帶一路」到底是什麼?如果我們務實地把它定位為經濟合作平台和人文交流紐帶,其意義已經很重要,可做的工作已經很多。但如果我們迫不及待地把它定位為一個重大的「全球治理」平台,不僅要解決全球面臨的發展赤字,還要解決更為複雜的全球和平赤字和治理赤字,至少在目前階段,顯然願景過大,步伐過快,很可能給我們自己的責任也過多。所謂全球治理,簡單地講,就是協調強者,撫慰弱者,其核心是全球責任和義務的再分配。中國在若干重大地區衝突中能夠發揮什麼作用,在全球反恐進程中做出什麼樣的貢獻,在全球難民治理中分擔何種責任,在全球環境治理特別是自身環境治理中又有什麼承諾,這些都是需要回答的具體問題。如果我們只是泛泛空談,或者給出具體承諾但卻很難兌現,勢必難以滿足世人不斷增長的期望,其結果反而會影響自身的國際信譽。〈〈〈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72733?full=y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CYwEjlwbmQ )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7/09/13/%e8%88%87-%e7%b6%93-%e6%bf%9f-%e6%88%90-%e9%95%b7-%e5%90%8c-%e5%9c%a8/

Posted in 網文精選 | Leave a comment

民族國家 與 全球化

尋找不到網路波文,只好不辭辛勞,自行下手。記得已經失聯數年的 WTO專家、丫頭博士說,她的世界差不多都是在數字與曲線之間過日子。尤瑞根 哈伯瑪斯 提供了我們一般人一個很容易就可以理解的文字。借助歐盟走過的過程,去瞭解各個國家在折衝與互動之中,會產生的種種化學變化。 做為一個國家主權不足,又飽受中國文攻武嚇,內部更由於長年教育影響,而有認同問題的台灣,此文是一個很好的借鏡與參考的研究。這裡僅挑一段與中台類同的部份,以不割離滅裂、斷章取義為前提,摘要轉貼出來,“大快朵頤” 一番。原文載於 1999年6月的 “台灣社會研究 季刊” 徐季耘 中譯。 ---- 尤瑞根 哈伯瑪斯 Jurgen Harbermas The European Nation – state and the Pressure of Globalization 民族國家的式微 I . 自主力的損失-一個國家再也不能仰仗自己的力量,提供其公民充分的保障,使不受 “其他” 行動者決策的外在效果所影響。就此來說,一方面,問題包括了「同步發生的邊界犯行」,如:汙染、組織化犯罪、武器走私、傳染疾病,與大規模科技有關風險等等。另一方面,本國雖然心不甘情不願,但仍須因為其他國家精心算計的政策,承受後果,而本國公民卻對此政策的形成,絲毫無關,受此政策影響的情況,卻又絲毫不亞於他國公民所受的衝擊。 ii . 有權制定民主決策的一組人,卻與受此政策影響的另一組人,無法吻合。每當發生這種情況時,民主正當性就有所虧損,有了赤字。 iii . 歷來民族國家用來動員,以求透過干預來遂行正當的社會政策能量,亦被侷限的問題。一方面是,民族國家在其領土上的行動空間已受限制,另一方面是全球的市場及加速的資本流通,兩方面之間的差距,愈拉愈大,這就使得「本國經濟在功能上自給自足」的景況,江水東流,一去不返。 .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網文精選,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日本 2016年熊本强震

全文转自東海大学教授叶千荣,文中有许多无可争辩的数据。 ---- 這次熊本連續兩晚遭遇里氏七级以上强震,烈度等於兩次阪神大地震,而且此後五级以上余震不斷。但是,和二十多年前有六千四百多人喪生的阪神相比,這次第一晚有9人喪生,第二次從今天凌晨截至此刻,现場救援基本结束,死者為32人,總計41人,其中大部分是七八十歲以上老人。今後也許還會有死者,但是說實在,如此大规模大範圍的强震,死傷人數能控制到這個程度,是我來日三十多年來第一次看到,在世界地震災害史上也當屬罕見! 這個结果,既與嚴格的建築法规有關,也歸功于市民們的防災意識,但是其中還有迄今許多教训带來的進步。 記得阪神大地震時左翼社会党首相村山延誤了自衛隊的出動,導致第一時間救災不力。此後修改法制,授權各县縣知事在災害發生的第一時間可以直接命令自衛隊緊急出动。这這次15日晚第一次地震發生後熊本縣知事就立即给自衛隊下達了命令,航空自衛隊當即派出戰鬥機和偵察機飛臨现場上空航拍並迅速報告,隨後自衛隊工兵部隊和供给部隊連夜趕赴現場,一面救援、一面提供食物和用水,目前,自衛隊已經出動2万5千人,這已達到日本陸海空三自衛隊二十四萬總兵員的十分之一,此刻離我所在的横濱不遠的海上自衛隊横須賀母港,包括宙斯艦 “金剛” 在内的十幾艘大型艦船已經全部緊急啟航,此刻正全速駛向九州熊本。大型超市集團伊藤洋華堂、羅森、7-Eleven 都在第一晚就趕運大量食品和飲水到災區,大型連鎖房地產仲介公司 Apaman 立即宣布將待租空房免費提供災民居住,NTT電話公司免費開放災區全部公用電話,各大電視台都在第一晚地震發生後迅速中斷原定節目切入地震直播,東京演播廳和熊本地方台連線中,熊本播音員頭戴安全帽在余震的劇烈搖晃中現場直播,所有媒体的鏡頭都集中於災民、災情、災區。中央政府厚生省第一時間宣布失去醫保證的市民僅需報出姓名住址即可,一如往常地在任何醫院接受醫保治療,金融大臣宣布對失去存摺或银行卡的市民一律放寬提款条件。此刻,在電視上看到為市民提供手機充電服務的汽車,看到堆成小山一般的充电手機,實感到救災服務也已隨時代而演進,说明行政機構不僅明白手機是這個時代受災後互曉平安的第一工具、也是災民不斷獲取最新消息的必備武器。現在各電話公司都在災區開通無流量限制免费Wi-Fi服务,還開出讓大家互通平安的留言板。 凡此種種新的救災服務,對於滿足災民的知情需求和减輕心理負荷,正發揮巨大作用。總之,雖然現場仍有許多不够不及之處,但兩次七级以上大地震,死亡人數不到百人的结果,災後第一時間的迅速出動,在10小時内完成的瓦礫救助,從明天起再度免費提供的九十萬份三天免費餐飯等等,無一不是對納税人和全体市民的行政責任體制的结果,值得各方借此機會觀察借鑒!”。祈禱世間萬物生靈平安!

Posted in 網文精選 | Leave a comment

什麼是中度干擾假說?

現在的美國與5、60年前的美國的確是不一樣了。她的改變帶來了紛爭,也讓提倡自由、人權、公平、正義的美國歷史文獻進入了一個遠為複雜的生態環境與蠻尷尬的處境。人們不再純樸,社會變得複雜,當然需要付出社會成本去解決的事情也越多。人的互信不再,社群愈趨乖離,某個角度來看其實是倒退的。你可以說是斑駁瑰麗,也可以說是分崩離析 - 完全相同的狀態,2500年前的蘇格拉底早就說過了,可見人類文明進步不多。 在無明確指標的 “物種” 發展之下,相信再一、兩個世代的更替,如果仍舊以以往的印象去看待美國的面貌,會越來越趨模糊,終至毫無意義。儘管 “中度干擾” 這個假說理論該不該存在,尚未取得學術界的認可,應該也還是可以做為移民政策的參考。主動或非主動的引入移民,期待融入往往是一種政府目標,不過當移入數量過大,原本生態平衡的社會,尤其是原本優質的社會,失去了予以吸收、轉化的能量,文化差異所帶來的扞格,與社會關係的翻轉,尤其當政府以多元文化做目標的時候,是否同時有著沉默的民眾,在默默之中沉隱了下來?在時日的累積之下,成了難解的政治問題。只有帶來怨恨與無止境的政治紛擾,得失之間不易平衡,不是 “衝擊、改良” 的學術觀點得以善其後。以下這一篇文字很好的提供了應注意事項。 • 在干擾強度太強時,導致大多數的物種難以生存,僅有少數繁殖力強或擴張力強的拓殖者(colonizer)能夠生存,如老鼠和禾草。干擾強度太低時,優勢的競爭(competitor)會極度強盛,競爭排斥較劣勢的物種,物種多樣度也不高。 • 對具備移動能力的動物而言,大可一走了之,特別是在棲地異質度高的環境,另覓生存新天地不見得是難事。 ---- http://pansci.asia/archives/108497 有事沒事戳一下會怎樣? 在生態學中,干擾(disturbance)是一個暫時使環境狀態發生改變的事件,這個改變幅度超過環境平時的小幅變動。干擾的影響通常劇烈且快速,會導致部分生物消失。不同的干擾作用的空間範圍與時間長短也不盡相同,規模可大可小,頻率孰繁孰罕,天然的干擾如火災、水患、颱風、地震、海嘯、氣候變遷和昆蟲大發生,人類的干擾則包括過度開發及過度獵捕等等。這樣看起來,干擾似乎不是什麼好東西,無論規模大小,感覺影響挺負面的。換句話說,干擾的強度或頻度超過某個程度,會削弱生物的繁殖與擴張,使當地的群集不飽和,物種多樣度沒有達到應有的水準。 戳幾下似乎比較好? 主張中度干擾假說的論述認為:在干擾強度太強時,導致大多數的物種難以生存,僅有少數繁殖力強或擴張力強的拓殖者(colonizer)能夠生存,如老鼠和禾草。干擾強度太低時,優勢的競爭(competitor)會極度強盛,競爭排斥較劣勢的物種,物種多樣度也不高。因此,只有在適度的干擾之下,拓殖者和競爭者能夠共存,因而有最高的物種多樣度,使干擾和多樣性之間關係呈現駝峰狀關係(hump-shaped relationship)。 另一方面,是從地景生態學(landscape ecology)的觀點來看中度干擾假說:干擾會使部分棲地及其中生物消失,使當地的生物進行次級演替(secondary succession),可以說是刺激當地生物重新拓殖的開始。無論規模大小的干擾發生,都會改變當地的地景,形成各種不同面積的小區塊,這種區塊稱為「孔隙」(gap)。例如森林中間發生了小火災,燒了一小部分,這個部分就是孔隙。接著,孔隙中的小草、灌木、小樹、大樹會隨著不同的時期慢慢長回來,這些不同的階段就稱為演替階段(succession stage)。 中度干擾假說受到的批評 對具備移動能力的動物而言,大可一走了之,特別是在棲地異質度高的環境,另覓生存新天地不見得是難事。有的觀點認為,干擾並非作用於降低競爭排斥的力度,而是使生物的豐度(abundance)下降之後,造成平均個體的成長率(per capita growth rate)呈現負值,使族群一蹶不振。另外,有些觀點則認為干擾和物種多樣度之間會比測互相影響、互為因果,兩者無限循環的交互作用。當我們觀察現象時,已經作用許久,難以釐清究竟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 大自然的干擾與生物群集之間,經過頻繁且複雜交互作用,形成我們現今所見的生命世界,而且持續的在變化。雖然中度干擾假說的適用性有限,甚至這個理論該不該存在,學術界正吵得火熱。但是,至少我們很確定,過強的干擾會讓生命大量的消失。以往是自然發生的干擾與生物互動,現在還增加了許多種類與強度不盡相同的人為干擾,對生命世界帶來龐大的衝擊。如果我們還無法控制這些過度的人為干擾,一但超出生物所能負荷的臨界,那麼這個生命世界也只能向下沉淪。 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6/10/europe-immigration-muslim-refugees-portraits/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5/09/20/%e7%be%a4%e8%9d%b6%e9%a3%9b%e8%88%9e%e3%80%80%e6%92%a5%e9%9b%b2%e8%a6%8b%e6%97%a5-3/

Posted in 網文精選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