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與媒體對抗 air blog 之 心情日記

新舞台

03/25/2005 23:20 新舞台 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除了大家熟知的 麻將 之外,另外一項對中國的邊陲南蠻,我們不入流的台灣人來說,除了很少數的一部分人士之外,由於語音的隔閡,一般人從來未曾登其堂奧,體其三昧的是 京戲(哈 ﹗平劇不見了 ﹗)。中國淪陷共產之後,由於父親雅好及其中國舊識有些因避秦禍,先後舉家遷台定居,時相往返,應酬唱和,而幼時嗓門兒亮麗、高亢的筆者與同一屋簷下的表兄,也就曾隨著唱片直起喉嚨,時生時旦,一人分飾兩角,學舌了幾大段。晚餐前後往往心血來潮,高低揚抑,生旦輪轉,唱將起來,小弟郭今花一番。尤其進入武生西皮快板,加鞭快馬,一時聲震屋瓦,電燈光閃爍,家裡上下無不視為音樂奇葩。幼時因為童音未轉,情感豐富,反串青衣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初中開始鴨胸仔聲,轉大人之後就嘎嘎嘎嘎乎其難,要硬拗就顯得不倫不類了。在京戲之中,男扮女妝稱作乾旦,其中皎皎者自以梅蘭芳的花旦馳名中外,為眾所周知之外,另有 大戰宛城 一劇中,為曹操所垂涎,而後終行同房之好的張濟寡妻鄒氏一角。舞台上體魄高大魁梧的一代梟雄曹操(見佳人把我春心打動,好一似天仙女下凡塵),對上生性淫蕩,粗線條的鄒氏﹙觀此人與亡夫一般貌品,不由我情脈脈亂動芳心﹚,穿插戲份稍輕,卻豪傑、美女強弱勢易位,是一場參雜著搞笑與有意粗俗,很有意思的幾幕挑情戲。鄒氏一角,安排由骨架較大,嗓門兒較粗的男人扮演 ﹔雙方熟女以小應大,色迷以大挑小,是頗為出色、成功的搭配。 —————————— ○————————— 四、五年前辜家在 台北一○一大樓 附近新蓋了一座“ 新舞台 ”,算是重治藝術舊業。曾為兩岸關係付出相當心力的辜振甫先生已經辭世,現代的 新舞台 是否仍舊看它所呈現的基調、介紹,就可以推敲出一點 辜家,甚或台灣在兩岸關係上的政治戲碼、風向、表態、時尚 ﹖﹖台灣所處對外的政治環境、時空,與以往已經有所不同,不但能具有辜老相同內涵的人物已經無法再尋,中華民國政府既然走上了火線,辜老所曾扮演過的相同的歷史性角色,也只有淡出政治舞台。而就我個人則認為,在藝術舞台上演的內容無需沉迷傳統,創造的心靈必需完全自由,毫無滯礙、拘束,也可以卸下作為兩岸政治、文化使者的仔肩重擔,以至符號、圖騰皆可不必在意。一個真正發自台灣民眾情感、心意的藝術活動才能真正產生血肉靈魂,而劇場經營如能付與現代各類藝術創作的誘因,創作者在創作的過程之中,整體的台灣人文因子,自然就會與時俱進的開創出別具風格的嶄新境界,如此當更能吻合、體現出「新舞台」三個字的意義。 *﹙可以卸下作為兩岸政治、文化使者的仔肩重擔﹚﹕我看 中山北路台泥大樓的劇場就頗有這個意味。 * 新舞台 ﹕http://www.novelhall.org.tw/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blog 之 心情日記,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我的 慈濟 觀

06/22/2008 17 : 05 我的 慈濟觀 我沒有什麼宗教信仰,原因可能是因緣不足,更可能的是來自性格,不過這不表示我就不是一個好人。有時赴教堂,雖然無法聖靈充滿全身,總也深深領受到喜悅與感動,有時赴廟寺,在莊嚴神像下的善男信女,也讓我深深體會無告的悲苦。低頭關懷,偏頭傾聽,點頭讚許,彎腰感謝 —— 慈濟都是一些好人 ﹗ 做為台灣的一個 icon —— 一個做好人,做善事的人民團體,我應該敬拜 ﹔四海一家,“ 講台語嬤也通 ”,揚名海外的大愛,我更應該引以為榮。但是這些台灣的各教派山門,為什麼總讓我下意識的拿去與幾十年默默耕耘,聲名不出的團體比較 ﹖﹖台灣是富裕了,起碼與早年相比。虛華,我不想放在慈濟人身上,但是我看得到 階級。穿旗袍要錢 ——「金章也是要錢的 ﹗」我希望那位司機老大說錯了。透過這些穿著打扮,也更取得了一定的社會位階與道德高度,而更加慈眉善目起來,連走路都顯得精神百倍。台灣這些山門教派的慈悲庸俗化,不是就建立在台灣的金錢財富之上嗎 ﹖﹗十幾二十年前,我就看到身邊的幾個三姑六婆呼朋引伴的去參加社交活動,後來知道是慈濟 ﹔我想 ﹕「這好﹗」,讓這些櫻櫻美代子的中產階級婦女有個社交場合,比起亂花錢、打麻將健康多了。年青時就聽過我一個老闆說 ﹕退休後要做慈善事業 —— 有錢有閒又有地位,又做慈悲事業,人生還能再美滿 ﹖來生的福報不更多了嗎 ﹖ 我相信慈濟人與大部份的佛教徒一樣,心中都充滿了 法喜 ﹔事非經過不知難,人,總要經過一番粹煉,而後才能真正的了悟佛道,為什麼年輕人也如此任自然之氣,致至柔之和,如嬰兒一般的柔弱無爭 ﹖面對邪惡,如此的道德觀將如何邏輯圓滿的去應對週旋 ﹖艱難環境下的道德需要勇氣,道德不能用做勢力擴張的本錢,道德更不能有厚彼薄此。林懷民說在印度看到廟前那麼多窮苦無依的眾生,才深深感受到釋迦慈悲的偉大 ﹗,當我親身認識到慈濟人的好大喜功,我只好說這是 道德妄想。 西藏是無助了,慈濟對西藏支援過什麼話語 ﹖法輪功是不好的嗎 ﹖﹗起碼我碰到的女法輪功們,一樣的善良,卻有著真正的悲苦 ﹔錢是沒有的,罪是要受的,茫茫的明天,談慈悲可能就離得太遠,這樣的卑微,可能是佈施金錢票灑雨露的慈濟人所未曾,也不敢想過伸出援手的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blog 之 心情日記,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異化的無奈 與 背叛的艱難

異化的無奈 與 背叛的艱難 恭賀新喜 ﹗﹗ 家父身穿 原住民服飾,不過內裡是一件白襯衫(Waishatsu),可能 7、8 0 年前,台灣已經有了觀光產業,是否著服照相而收錢就不得而知,不過我幼時赴 烏來 遊覽,烏來仍舊接近蠻荒世界,沒有高矗的水泥觀賞平臺,更沒有中國味道的俗艷亭台樓閣。站在較高的石岩處,望下瀑布的水澗,只見三、五皮膚黝黑,身材健壯的年輕原住民男女優哉游哉的在游泳。現在的 烏來 已經全然商業化,味道全失。 家父這一張不知照於何處,當然也有可能本身就是一個外游的原住民返鄉。 根據家父的記載 ﹕ 太祖 廖作石,原籍 福建省泉州府安溪縣積德鄉新康里水卞厝。字云 ﹕「清標克立 文章穩獻 修(守)德為先(仙)」,1 7 6 9 年生,是一個起厝司阜。 此公到台年月不詳,但總是在 2 0 歲 至 3 0 歲之間吧,因在年青時期渡海比較有可能,且 作石長男 賢生 1 8 0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blog 之 心情日記, 文摘隨筆 | 12 Comments

財訊來了 ﹗

10/25/2007 06:32 財訊來了 ﹗ (其他) 點閱數:570 [ public   »» 首頁隱藏 / 完全隱藏 ]    http://monthly.wealth.com.tw/project/view.asp?i…台灣和日本終究會吃大虧外資向你們借便宜的錢、買你們便宜的公司 邱永漢◎口述 「相較之下,台灣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過去台灣發展電子資訊產業,帶動經濟高速成長,這段經驗可說是歷史的偶然。如今台灣電子業為了求生存、壓低成本,紛紛前往大陸投資設廠,但由於大家競相前往大陸設廠,結果卻導致電子業更嚴酷的殺價競爭局面,電子產品售價愈來愈便宜,甚至連大型電子公司都十分辛苦。我曾經聽說,日本松下在大陸生產的電視機,賣的愈多是賠得多,這樣如何能繼續生存下去。 由於經營環境惡化,台灣和日本廠商都面臨生存的挑戰,但這已經不是放棄現有生意,改行轉作另外一種生意的那麼簡單的問題而已。幸而台灣人具有強韌的移民性格,會四處跑,到各地找機會,先到中國大陸,如今又到東南亞,這樣就有機會開創出新的格局。如果台灣人都留在島內,不向外開拓市場,反而可能變成一個大危機。」 http://monthly.wealth.com.tw/project/view.asp?i…借力使力與外資共舞 財訊執行長◎謝金河 「不論是航空業或金融業,中國慣用與外資共舞的技倆,一方面捨得將股權低價轉讓給外資,並且讓外資賺到錢,吸引全世界的外資機構都想分一杯羹,中國進而借力使力,努力將餅做大,結果外資賺翻了,但是中國政府才是最大贏家。從中國在銀行業與航空業的大格局、大突破,台灣應該得到更多、更大的啟發才對。」 ———————————————————————————————————(本 文 )  後來我終於想明白了,為什麼公司名稱取得這麼鮮 ——「邱永漢綜合投資計劃開發﹙股﹚有限公司」—— 因為易於識別。 不像淺薄的台灣人,千里走單騎,一兩個人到處亂闖 ﹔龜毛的日本人總要找個對地頭熟的人帶路,相談一番。因此用得過直木賞,精通賺錢學的名字做看版也就順理成章了。因為從事的是“ 綜合投資計劃開發 ”,因此無論 貴方是何等行業,一律歡迎光臨, いらっしやいませ ﹗ 服務台商、日商前往加入 「大中華經濟圈」,這家公司在中國做為掮客的營業項目可能較難伸展拳腳 ﹗台灣人去到中國,官僚、女人語言相通,一八溜溜去,尤其台灣人花這種仲介的錢,一向就是吝嗇。日本人,較大的公司應該會去找 上海佬 —— 有著台灣人的印記,對不起 ﹗這是原罪。至於小企業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blog 之 心情日記 | Leave a comment

不要碰我的肩膀 ﹗﹗

08/26/2007 16:55 不要碰我的肩膀 ﹗﹗ (其他) [ public   »» 首頁隱藏 / 完全隱藏 ] 順著 blackfire 大大 貼文的導引,我去到了 中國民運人士 余杰 的文集,在這裡我又一次的看到龍應台的一些字句。我也曾經是龍應台的愛讀者,透過她優美流暢的文筆,我看到她對人性的關懷與對民主自由的歌頌,然而這樣一位對人間社會有著深刻省思與追求的女士,一碰觸到民主建構進程的台灣,養成她的國民黨黨國屬性,加上附和著中國經濟的興起,也讓她有了祖國偉大,挑戰普世價值的意識形態,讓她義無反顧毫無所覺的成了一個墮落的 保皇派。就我們追求自由民主的台灣派來看,龍應台不但錯解了李登輝、陳水扁,更錯解了 2004 年總統大選 台灣派 新增的 150 萬民眾。她不敢碰觸的是台灣四百年的歷史,她更不敢真正碰觸的是國民黨幾十年的獨裁統治。在香港的演講會上,有香港民眾稱讚她建立了其實是她篡改了的 二二八紀念館,如果當時她未做出說明,這是可鄙。陈水扁操弄了“中国妖魔牌 ” 所以當選了嗎 ﹖台灣人就只因為妖魔中國而大量轉投陳水扁嗎 ﹖中國是陳水扁讓它妖魔化的嗎 ﹖ 以顛覆落後文化自我期許的龍應台進駐香港之後的幾年,對中國的民主化不但交了白卷,成了中共妝點江山的花瓶,倒過頭來對追求民主大車拼的生養之地 — 台灣 痛心疾首,毀之不倦。“ 使我被陈水扁成功‘绑架’的,是中国集权政体对台湾民主的威胁。” —— “ 绑架 ”﹖(矛頭對準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blog 之 心情日記 | Leave a comment

談 閃靈 的音樂

08/08/2007 06:40 談 閃靈 的音樂 (其他) [ public   »» 首頁隱藏 / 完全隱藏 ]    http://chthoni c.server341.com/news/?p=127 每次聽到閃靈的音樂,都讓我產生一股強烈的悲從中來,幾乎進入甩頭狀態。 以往我對重金屬的音樂並不熟悉,而能夠輕易的帶我進入這個音樂領域的原因,應該是與台灣的命運有極大的關係。不清楚外國重金屬樂迷是以何種角度去進入閃靈的音樂,也不瞭解它與一般重金屬音樂有何差異,但對我來說,可以肯定的是閃靈的音樂讓我大大的發現、拓展了自己在音樂感受上的領域。 這樣的音樂當然不屬於優雅的類別,與其他現代年輕人的音樂一樣,已經走出了傳統上旋律與情調的範疇,而更加接近人類魂魄的原音展現,如同存在地球各角落的原住民音樂,而這樣的現代住民原音,當然是立基於現代人的生活與處境而產生,在這裡我們聽到了強烈的生命力與惡劣環境的拼死掙扎與搏鬥。 欣賞音樂,事先應該有著與該樂曲要表達的情緒、情感同步的心理準備。不知道這樣的理解是否接近原意,但這就是我進入閃靈音樂門坎的一個關節。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blog 之 心情日記 | Leave a comment

從 全中運 談起﹗

  04/24/2007 03:03 從 全中運 談起 ﹗﹗ (其他) [ public   »» 首頁隱藏 / 完全隱藏 ]    全中運 你聽過沒有 ﹖沒有的話,請上 東森新聞台 的體育報導。 因為播的是體育競賽,朋友們告訴我這是「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不過用 全中運 這麼一個簡稱,實在也令人 起刺冒。 幼時報紙都有體育版,後來版面縮小到近乎可有可無,直到 棒球 再度興起才又因時大版面刊出。中國人一般好像對籃球比較有興趣,以前與總統府遙遙相對的是 三軍球場,與西螺大橋、台北大橋一樣,是由鐵架搭建,當時的籃球賽差不多就是在這裡或台北市的公賣局球場比賽,電臺場場轉播,其興盛不下今日的棒球,也種下了今日台灣(或許較多的是台北 ﹖﹗)男孩子喜歡或多少能打點籃球的基礎。 其實當年的台灣嬰兒潮世代,在小學的時候,比較多的瞭解 棒球 ﹔大安、文山、中永和等我不知道,不過每個舊市區的國民學校都有棒球隊,放學後就由老師客串教練,帶隊練球,每年度也都有校際比賽,這是日治時代留下來的傳統習慣、制度。要談體育,棒球差不多與柔道、劍道一樣,是體育生活很自然的一部分。上了初中、高中之後,當時台灣是否有如日本 甲子園 一樣的校際比賽,蔚然成為日本的年度大事,我就不瞭解了。因為中國式統治日久,一度棒球跟著匿跡了很長一段時間,至十多年後, 紅葉隊 在美國一戰成名,才又再度興盛,間有興衰直至今日卓然有成,應該拜的還是當年在國民學校時代的棒球傳統。 我居住於加拿大 B C 省的鄉野,這裡仍舊保有加拿大人傳統的生活習慣,人們日常的家庭生活,一到星期六、日很多家庭都是家長帶小孩到球隊打球,足球、棒球、籃球、曲棍球,分男女,分大、中、小。住家附近就隔路有兩個草地球場,一到例假日,馬路分時段,兩旁就停了不少車輛,孩子打球,家長在旁觀看、加油,樂此不疲,藍天綠地整個社區和樂融融。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blog 之 心情日記 | Leave a comment